笔趣阁 > 弦能变 > 第 25 章 畸情

  

  《弦能变》最新章节...

  “赫连兄!”他站定后往城楼上一抱拳道,“现在如何?”

  “哦!真是恭喜沈兄弟及燕皇陛下了!现在我宣布……”

  赫连文成的脸色其实很不好看,但闻言立马就换上了一副笑脸,向李作乐与史燕微一拱手,旋即宣布南琅获胜,帝国一统,史燕出任南琅北琊一统后的帝国皇帝。

  毕竟此刻北琊一方精英殆尽,连百里宁这个皇帝都挂掉了;而南琅一方不光政绩好、又得民心,加之此刻多了个当世第一神才的沈风支持,此种结果理所当然、顺理成章,自然再没人反对。

  李作乐哈哈大笑,当即抱拳道:“好!所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既然南琅一方获胜,那么我对这思乐小姑娘的救命之恩也算报了。赫连兄、燕皇陛下,如此就后会有期了。再见再见!”

  他说着身形一晃,消失在了演武场上。

  史燕与赫连文成皆有结交挽留之意,怎奈他说走就走,就是想要追赶也是不及的,不由得一声叹息。

  “娘!”史思乐略一犹豫,当即道,“其实……

  “其实我与林大哥没有相爱,昨晚之所以诓母亲,其实是因为阿巴、就是那沈风说,我与林大哥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所以……所以……另外他看到这纸条还哭了呢……”

  她说着将那两张皱皱巴巴的字条拿了出来。

  “混蛋!混蛋!……”

  史燕闻言,一刹那间泪水涟涟自眶中滑落,一把夺过史思乐手里的字条紧紧的握在了手里,眼中满是怨毒心碎之色,盯着已然消失不见的场中身影,娇躯颤抖、微向前弯曲着。攥紧了拳头。

  “又走,你又走?!”她喃喃自语道,

  “既然要走,为什么还要回来?难道……难道我就那么的令你无法忍受、那么的坏吗?混蛋!混蛋!李作乐你个混蛋!我总有一天会逮到你的,逮到你的……”

  “娘!你……你说什么?”史有责惊异道。

  “我说什么?我说沈风那混蛋就是你们的爹!”史燕强压怒火,泪水不受控制的涟涟而下,咬着牙,低低的道。

  “什么?!”史有责与林人凤同时一惊,都是呆住了……

  当年幽冥森林内的事情除了嵇笑仁与他们三个当事人,根本没人知道。沈风作为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完全陌生的人。却是如何知道的呢?很明显,嵇笑仁毕竟是一代帝皇强者,有自己的尊严,不至于拿这种男男女女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八卦。洛寇楠与她自己更不可能讲。至于李作乐——

  事实上,史燕早就怀疑他与沈风是同一个人了。并且还亲自的上胡城与天弦门都查过,只是什么也没查出来而已。毕竟双弦魂武者已是万中无一的了。天下间又怎可能如此巧合的同时出现两个八魂俱全。且年龄修为性格身材都差不多的无极战者?

  所以一听史思乐说出沈风竟是知道她们的身世,多年来所知的信息汇聚,加上适才给沈风刮脸时他的一些感觉、反应,史燕当即板上钉钉的肯定了下来:沈风就是李作乐,李作乐就是沈风,亦是阿巴。

  只不过她此刻身为女皇。万众瞩目,加之多年来脾气性格也改变了许多,马上的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处理,否则她一定会歇斯底里的追出。非得痛哭流涕、破口大骂一番逮住李作乐不可的。

  而事实上她若真什么都不管的追出,她也一定是可以见到李作乐的,但她没有,所以——

  李作乐走了!

  二十年的耽搁、原地踏步,他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做。前路茫茫、凶险重重,不平凡的天赋身体,注定他将走一条崎岖坎坷的路。

  他向往自由,从未有过的向往。

  天河水牢一役,二十年来与他相依为命的赵兰梦身死,他心灰意冷、痛不欲生,身虽脱了那暗无天日的水牢,心却是被困住了。他恨公冶无忌、恨鬼灵儿,恨不能杀了他们,但是——

  他却更恨他自己!

  他忽然发现,他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纯真、那么善良、那么不弃,同样的那么世俗、那么自私。赵兰梦的死,他虽然一再责怪咒骂公冶无忌,一付要杀了公冶无忌替赵兰梦报仇的样子,但隐在的他的内心,他打死都不愿意承认的内心却是——

  希望赵兰梦死!消失。

  永远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不再出现。

  因为——

  赵兰梦是一个先天性。性。器官发育畸形,非男非女的——

  怪物!

  简单来说,他的外生殖。器是女的,内生殖。器却是男的。即外面生的是阴。道,内部长的却不是子宫,而是睾。丸。

  这实在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病!

  在赵兰梦十三四岁以前,她一直过得很彩色、很快乐,虽说没有母亲、据说母亲在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但是她的爹爹赵静与庄中的几位叔伯都很疼她。她过得很快乐,是个快乐的小女孩。

  可是随着年龄的一天天长大,她开始变了。

  她的皮肤变得不再细腻、喉结突出,嗓音粗厚,体毛也变得旺盛,但象征着女孩子的乳。房却是迟迟没有发育,月经也始终没来……

  于是渐渐的——

  她的爹爹嫌弃她,叔叔伯伯们也不再喜欢她,都躲着她。她变得极不开心、也不敢见人,终于有一天,她的爹爹将她锁在了屋里,最后又关进了暗无天日的天河水牢,再不让她见人,更不让人——

  见她!

  她貌似成了看管狱中人的狱卒。

  她很孤独、她很害怕,整日的缩在角落以泪洗面,后来狱中人诓骗她,强奸(囧不知道算不算)了她。虽是强奸,但她却是得到了一种满足,一种被人需要的满足,不再是外面世界那种无言的白眼冷漠,于是她开始顺从并享受这种行为,主动的……

  总之,赵兰梦,这是一个无比可怜弱小的卑微生命。爹不疼娘不在,无情的世界太冰冷。

  兰梦,兰梦!

  据《左传?宣公三年》载:郑文公的贱妾燕姞梦见天使给自己兰,遂生郑穆公。后因以“兰梦”为得子之兆。

  说巧不巧,赵静老婆即赵兰梦之母在生赵兰梦前夕也是做了同样梦的,梦见天使给了她兰草,遂生赵兰梦,并以此梦为名给孩子取名“兰梦”,可是造化弄人,世间冷漠……

  而后面的事情就不难想象了,李作乐中计,顶替了公冶无忌的位置,成了这个卑微人儿的服务对象。

  在困境中、黑暗里,两人相依为命,渐渐的发展成了一种像夫妻、像朋友的关系,建立起了一种奇特的,亦或称之为畸形的感情。一起生活了近二十年,做着夫妻间才做的事情,谈着未来、编制着梦想,憧憬着脱困的一天一起出海看日出,携手看落日,游遍三山五岳,尝遍世间美味,补偿这牢狱之中受的所有劳苦,可是……

  可是当厚重牢门打开,他盼了近二十年,早已然绝望的身影出现在水牢之中时,那个陪了他近二十年的卑微人儿赵兰梦却是——

  倒下了!

  毫不容情的给公冶无忌一掌拍得鲜血狂喷,倒地不起。

  “李大哥,李大哥,”

  他永远也忘不了她临死前躺在自己怀中的深情、绝望。她的身子是那么的单薄、那么的瘦弱,不停的颤抖着、说着。对未来、对生活充满了许许多多的憧憬、向往,对自己却还有着深深的不舍、自责,

  “对不起,对不起李大哥。梦儿再不能陪你……陪你了。梦儿其实好想好想,好想一直的陪着你,跟你一起看日出,看花灯,去……去三山城吃猫多利,可是……可是梦儿怕是做不到了。梦儿,梦儿真的好不甘呐!但是……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弦能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