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活传说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余震

第三百二十六章 余震


  

  夜半无星,正是月黑杀人夜。(请记住我们的dN

  白天热闹的医院此刻归于平静,病人和陪护者早已进入梦乡,间或发出些梦呓,陪伴走廊昏暗的灯光,诉说着属于它的寂寞。

  空寂的走廊,昏暗的灯光。在灯光尽头,出现一位身着白大褂,脸上带着大口罩的身影。

  只见他四周扫视一番,快步走向重症观察室。在观察室门口,他贴耳于门倾听里面的动静,随后将门打开一条缝,快速地闪身进去。

  借着窗户上透进来微弱的灯光,他对了下床号,一步步走向插着氧气管子的患者床前。

  打量了一阵,他终于伸手拔下插在氧气瓶上的管子,嘴里默默念叨:“兄弟,别怨我,以后每年的今日我会给你烧些纸钱。”

  他说这些话完全是自我安慰,至于烧不烧纸,鬼才晓得。

  就在他松了一口气,转身打算悄悄地退出时,床上的伤者突然一跃而起,将他扑倒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

  “发生了什么事?”趴坐在另一张病床上的小护士听见声响,惊得一下子站起来,话音里带着丝颤音。

  不知是谁说了声,“把灯打开。”

  小护士快步走到灯座前,将灯打开,才发现眼前的怪异场景,情不自禁张大嘴想喊出声。

  岂料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捂住她大张的嘴。“别害怕,这里有我们。”

  小护

  士听到话音,这才想起她身后这个人市市公安局的叶科长,制服歹徒的是他的同事。公安局的同志在身边,她的惶恐立刻消失。

  叶坤和他的同事是昨晚十点多进到观察室的,当他们向她亮明身份,并要求她秘密配合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不为别的,只为这两人是那位带着灿烂笑容的年轻的县长派来的。

  女人的思维很感性,有时候做事完全凭感觉。陈浩不追究她的闲话,还在院长面前为她开脱,她就认为他是好人,不但完全配合两人的行动,以后也再不会在下面传他的闲话,对景时还会为他说好话。

  叶坤揪起那人的头发,重重地甩了记耳光,狠声道:“胡老三,没想到你胆子越发肥,连杀人的事都敢干。”

  要不是昨晚接到陈少的电话,他提前进病房做了番布置,将伤者移到别的床上,还真会被他得手。

  “叶哥,不关我的事,是姓杨的那个……。”

  被带起手铐的胡老三脸色灰白地说着,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病床上躺的伤者怎么变成公安局的人,但他知道这次算是栽到家,被公安局的人逮个正着。他是怀仁县有名的青皮,可这不代表他不怕国家的强权机关,相反,他比任何人都怕,更怕死。

  叶坤沉声道:“少他套近乎,有话到局子里再说,带走。”

  “那这件事要

  不要向院领导汇报?”小护士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问道。

  叶坤沉吟了一下,说道:“先暂时不要声张,免得打草惊蛇,等案件破获了,你再说也不迟。我相信你能严守这个秘密,对不对?”

  小护士头点的飞快,眼里的神情甚是坚决,仿佛她眼前的叶坤摇身化为那位年轻的陈县长,正对她点头表示赞许。至于叶坤为什么要瞒着院方,她根本不去想。

  被带回市局的胡老三只知道叶坤心狠,但他却没料到叶坤会狠到差点要他命的程度。

  一进审讯室,他立刻竹筒倒豆子,将事情全推到县委主任杨凤娇身上,甚至连丁书记答应事成后将他弄进县委工作的话也转述出来。

  事到如今,他没必要为杨凤娇隐瞒。为了她的身子,自己没必要将命都赔进去。

  按理说,他如此配合叶坤,即便没功劳,也可以将功赎罪。可他没想到的是叶坤不但没放过他,还将他在审讯室折腾到天亮,整的他爹娘都不认识他。

  他哪里知道,当叶坤听到那次陈少被卷入的桃色事件也和他有关时,心里的怒火达到顶点。尽管胡老三只是个跑腿的,但帮凶的罪名跑不脱。对付这种人,揍他个鼻青脸肿算是客气。

  看看时间已接近早上七点,他走进办公室给陈浩拨了个电话。

  在卧室里睡觉的杨凤娇被噩梦惊醒,做亏

  心事的人时常都会做噩梦。她看看时间,已是七点,不由地皱起眉,胡老三怎么还不回来?

  一个女人独身在外闯荡,尤其是像她这样有姿色有雄心的女人,很难。

  杨凤娇和胡老三的接触出于她的需要,她可以用身体换取政治资本,也可以用身体让胡老三这样的青皮为她做些自己无法做到的事。

  她和胡老三能结识全仰仗那位夺去她贞C的村长,胡老三在县城算不上最大的青皮,但放在她下乡的那个胡家村却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连村长见到他都得让三分。

  她当时将身子交给胡老三,就是想凭借他的恶名将村长镇住。胡老三得到她的身子后,也的确到村长家大闹了一通,为她出了口气。

  随着上她床的男人身份越来越高,她和胡老三的关系也淡了下来,但联系从没有断过,因为她觉得总有一天会用上他这号人。

  在她的升迁道路上,胡老三的确帮过她的忙。男人嘛,总有些人占了便宜不想付出,就像嫖客嫖了ji女却不想付嫖资,胡老三这样的青皮正好派上用场,一通威胁之后,她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胡老三到现在还没回来,杨凤娇的心里难免有些发慌,莫不成这家伙昨晚在她身上发泄一番还不够,跑到外面找别的女人去了?

  杨凤娇随手拿起一面镜子,用手指轻

  轻地抚摸着自己眼角。青春易逝,尤其是女人,三十来岁的她尽管很注意保养,但眼角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些鱼尾纹。一晚上接连应付两个男人,眼圈也有些发黑。

  陈浩第二天上午去了趟省长办公室,工地上停工,总得搬出省长这尊大神才能镇住下面那帮跳梁小丑。

  陈浩是一个人离开县城的,可他却带回来一大帮人,省市纪检委和公安系统组成联合调查组,和他一起回到县里。公安局正式调查胡老三蓄意谋杀受伤工人的事件。与此同时,现任县委书记丁克昌和县委主任杨凤娇也被请到纪检委为他俩专门准备的小房子里,接受他们的调查。

  在路上,叶坤给陈浩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市委一号车已出门,目标是省城方向。

  陈浩淡淡一笑,挂了线。任谁被省委书记训斥一顿,也不会安坐不动。

  怀仁县本身就屁大点地方,夸张点说,城西放个屁,城东都能闻见味道。县委书记和县委主任被纪检委调查的事不到两个钟头,便传遍了全县,传播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不得不说,这又是怀仁县官场的一次地震,但也给无数人带来了希望。

  明眼人很清楚,省市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没有确凿证据根本不可能。县城的丁书记时代已结束,下一任县委书记会落到谁家,这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更有些

  老资格的县级干部开始四处活动,如同饿狗一样,都想得到这块肥肉。

  陈浩,再次让怀仁县官场谈虎色变。这人就像个不定时炸弹,说不定多会爆炸,惹着他的人全玩完。

  就在大家以为这件事已尘埃落定的时候,怀仁县官场再次掀起一阵余震。而这次的余震却让很多人措手不及,波及面之广更是出乎人的意外,事临西镇。

  当人们关注省市联合调查组进驻怀仁县的时候,却没有人注意到市纪检委第一监察组的乔飞主任带着一队人马悄然入驻临西镇,将临西镇的账目查了个底朝天。临西镇镇长和书记没想到蜈蚣岭的死鬼吴勇竟然另有一套账本藏在他大哥家,更没想到这套账本会被叶坤拿到手。

  他们又哪里知道,吴勇不死,吴勇的大哥根本不会让这套账目重见天日。可吴勇的尸体在山脚下被发现,吴勇的大哥便将这套账本交给经常去他家询问吴勇消息的叶坤,因为他相信,只有这样实在的人才能找出真凶,还吴勇一个公道。

  以这套账本为突破口,乔飞主任迅速将临西镇书记和镇长的嘴撬开,不但吴勇被害案真相大白,更是挖出以副县长李和平为首的一伙贪污受贿官员,多达二十多人,光副县级干部就有五人之多,让人触目惊心。

  贪污的数目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并不算什么,一万

  多元。可在当时来讲可是个天文数字,一个还在温饱线下的乡镇竟然被查出挪用,贪污公款达万元以上,情节之恶劣可想而知。

  更恶劣的是这帮人胆大包天,见艾解放等人调查吴勇,生怕在他身上发现破绽,竟然雇凶杀人,手段令人发指。

  案件报道省委省政府,省委省政府为此专门召开会议,据说李向东书记当场拍了桌子,龚省长更是指示要将这帮害群之马绳之以法,绝不姑息迁就,更指示省公安厅要限时将杀人凶手捉拿归案。

  当然,这只是据说。出现这么大的案子,如果认真追查下去,各乡镇难保不存在类似的问题,难道他们将怀仁县及各乡镇领到全部换一遍?到时候,省委书记和省长的面子往哪搁?对上面更是不好交差。

  市纪检委乔飞主任得到的指示是将涉案人员移交公检法,撤回检查组。老于世故的乔飞就知道事情到此为止,上面不打算深究。

  而掀起这件事的幕后推手陈浩却连续几天呆在新工业园区,哪也不去,更不像那些同僚们四处跑动。他很清楚,目前的情况是一动不如一静,倒不如安安稳稳地呆在工业园区好好地做些实事。

  县里检查组早已撤回,工地上又是一片繁忙的景象。陈浩回了趟华林乡,将已退休在家的郝伯为请出来,专门监督工地上的安全,有这样一位信

  得过的老将出马,他很放心。

  身为县级干部,又是全省最大项目的主持者,陈浩也终于享受到特权,省里不但为他配了辆桑塔纳,还特地为他配备了一位姓王的司机。

  从政四年多,陈浩现在总算是不用自己掏腰包加油。不过,大部分时间他都把省里配的车放在新工业园区,让副主任和办事的人员用,有个车开着,在别人眼里的档次也随之提高,办起事也方便。

  他还是喜欢吉普之王2020VJ,那车动力十足,空间又宽敞,坐起来舒服。

  这次故地重游,陈浩没再坚持自己开车,小王是省里配给自己的专用司机,长时间不用,他怕小王心里有些别的想法。

  小王不小,年龄也近三十岁,可相对于陈浩实际的心理年龄来讲,他还真算辈。

  跟随陈浩一起去华林乡的司机小王没想到陈县长在华林乡竟是如此受欢迎,刚到乡政府门口,便被几位大嫂拦住,巴巴地请他去家里吃饭。乡政府大楼的工作人员听到他的到来,全迎出来,眼里带着崇敬而又亲切的目光。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活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