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侧福晋 > 大水
  “今年的雨水真多,这都几天了,也没个晴日。”李文烨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上的蓑衣给解下来,旁边丫鬟立即接过去拿到外厅晾着了。

  李张氏本来在指导李巧慧看账本,闻言抬头皱眉道:“今儿的雨还大了些,看这趋势,没个三五天停不了,老爷可让人注意了黄河的情况?”

  李文烨大大的叹了一口气:“怎么没让人注意?前两天我就让人去通知那边的民众,让他们早日搬离河边,只是那些人总是不当回事,搬走的不过是十之二三。”

  “我也找有经验的河工看了,大部分都说,今年的情况看着危险,今上去年南巡,虽然检视了河堤的情况,也拨下了修河堤的款项,但那些人……”

  李文烨想到那修了一半的河堤,就忍不住皱眉,若是那边速度快些,今年就算是雨势危急,大约对怀庆府也是造不成影响的。问题就在于那河堤只修了一半,还不如不修!

  “这样可不行,万一黄河要是……”李张氏眉头皱的更紧了,李巧慧窝在李张氏怀里睁着大眼睛听着。就见李文烨脸色难看的在屋子里走了几步:“这样下去不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明年六月又是一次考核,若是这件事情办砸了,丢官都是小事。”

  “那你现在有什么办法让那些人先撤离吗?”李张氏问道,李文烨摇摇头:“我若是有办法,这会儿也就不用操心了。”

  “爹,黄河会发吗?”李巧慧扒拉着李张氏的胳膊,很是担心的问道,她只知道,现代的时候黄河倒是发过两次,但黄河支流多,她也没记住是哪个支流发了。而清朝的,她也只是听过无定河,不知道这无定河和黄河,有什么联系。

  “发的可能比较小,无定河倒是有可能发,只是怀庆府毕竟也有黄河支流,万一要是无定河改道了,那必定会影响到怀庆府的。”

  李文烨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李巧慧解释,李巧慧在脑袋里画地图,奈何当年地理成绩实在是太惨不忍睹了,画了半天也没画出来。只知道,这无定河在清朝,好像是最容易发的一条河了,小说里但逢有水灾什么的,九成都是挂着无定河的名头。

  “爹,发是不是得让河边的人都搬走啊?”李巧慧往外扭了一下身子,冲李文烨说道,李文烨正在冥思苦想,也没时间搭理李巧慧。

  李张氏伸手揉揉李巧慧的脑袋:“是啊,要不然,那些人就很可能被淹死了。”

  “爹爹让他们搬,他们都不搬吗?”李巧慧扑闪着大眼睛,脸上挂着点儿疑惑,像是在吃惊,她爹是当大官的,怎么还会有人不听话。

  李张氏叹口气,她能怎么解释?她爹虽然是当大官的,但大官之上还有大官,何况,四品官算什么大官?光是这怀庆府,就有几个顶在他头上。

  那宣抚使,宣慰使司副使,都是八旗满人,他们不欺压着李文烨就好了,还会帮着李文烨调度百姓?做梦去吧。

  “发会被淹死也不搬吗?”李巧慧摸摸下巴,随即就又想到,就是在现代,说是可能发让人们搬家,也总有些不会搬的,这古代人更注重故土难离,轻易不会离家。

  而且,这发的消息,谁也不知道真假。古代可没有什么测量仪,只凭着经验说话。而无定河虽然有过水灾,但怀庆府是从来没有受过影响的,这次那些人必定还是以为波及不到怀庆府的。

  “既然他们不听爹的话,就让菩萨教育他们嘛。”李巧慧掰着手指说道,李文烨迅速转头:“小妞妞,你说什么?”

  “爹,人家长大了!人家不叫小妞妞!”李巧慧抗议,天知道,从小到大,她抗议了多少次这个土不拉几的小名,但是没提防的时候,大家还是顺口叫这三个字。

  “好好好,爹的宝贝闺女长大了,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李文烨赶紧安抚炸毛的闺女,李巧慧嘟嘟嘴:“爹爹说要发了,他们不听话,不想搬家嘛,那就让菩萨去给他们说,娘说了,菩萨是很灵的,还会给人托梦。”

  李张氏搂住李巧慧笑道:“你倒是个记性好的,上个月讲的故事还能记到这个月。没错没错,菩萨是很神通的,是能给人托梦的。”

  李文烨也哈哈大笑:“我闺女真是个聪慧的!太好了,这个办法倒是好,我马上让人去办。”

  李巧慧做出一脸不明白的迷茫表情,只是李文烨和李张氏谁也不会去解释。等李文烨匆匆忙忙的出门了,李张氏才吩咐人去准备一些点心送到书房。

  “娘,我困了。”李巧慧又看了一会儿账本,仰头对李张氏说道,李张氏笑着捏捏她脸颊:“困了就先去睡会儿,不过等中午吃饭的时候,可不准不起床。”

  “我知道了,谢谢娘。”李巧慧笑眯眯的应道,自己下了榻,招呼着在隔壁房间唠嗑的黄豆回去。天灾过后一般都是要有瘟疫的,她回去得好好找找,看有没有预防瘟疫的方子。

  李巧慧身处内宅,自然不知道外面的事情。没两天,河边上的村镇里都开始流传了,说是菩萨显灵,说黄河要发,让百姓迅速搬家。

  初始没几个人相信,但说的人多了,大部分也就相信了,这年代,鬼神之说,比任何的政治宣言都要有用的多。

  就算是最后黄河没有发,也不过是让他们白白跑了一趟而已,到时候就说菩萨怜悯众生,将又收回去了。反正,这些神鬼之事,也没人会追根究底的。

  到了八月底,原本就连绵不断的雨水,更是成了瓢泼之势,太阳半个多都没出来过,天空昏暗暗的,压在头顶,也压在人心上。越来越多的人拖家带口的往怀庆府里涌来,不是流民,却比流民更难安排。

  李文烨整天忙的都看不见人影,李巧慧找了几个方子,更是撺掇了李张氏大批的收购了一些药材和大批的粮食。搞的李张氏哭笑不得,连连说若是只等李巧慧想起来,他们家的人早就饿死了。

  她们这些家庭主妇,可不是只管着府里上下就成了的,也是得有眼光的,一看势头不对,早早就要做准备。李张氏更是有这个便利,李文烨对河水的情况可是十分了解的,所以李张氏早早的就派人收购好料所需要的东西,还有一些棉布之类的东西。

  李巧慧看着那些准备齐全的东西,也只能自叹不如,接下来自然是更认真的跟着李张氏学这些东西。

  “不好了!不好了!”夜里,李巧慧睡的迷迷糊糊的,就听有人在外面喊道。揉揉眼睛翻身坐起来,黄豆等人已经亮起了灯,李巧慧掀开床帘:“外面怎么了?”

  “不好了,二小姐,快穿上衣服,咱们到太太那边去,听说是发了,都快冲到怀庆府了。”杏叶匆匆忙忙的跑进来,一脸的惊惧。

  “发了?”李巧慧也是一惊,赶紧拿过衣服自己穿戴起来,黄豆在一边帮忙,红豆则是将需要收拾的东西都裹起来打包,万一情形不对,她们可都得逃命呢。

  “大哥二哥三哥四哥那边都有人通知了?”忙中出乱,李巧慧差点儿将外套给穿反了,幸好黄豆眼明手快,给她拽了过来。

  “已经通知了,是太太派人去的,说让咱们直接去荣福堂。”杏叶急的团团转:“二小姐,咱们用不用准备个木头啊,木头能漂到水上的……”

  “不用。”紧张过后,李巧慧忽然就放松了下来,之前明知道有灾难,却不知道灾难到来的时间,只得天天提心吊胆。现在那灾难来了,反而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若真是到了这里,你准备木头也没用。”李巧慧停顿了一下问道:“爹爹回来了吗?”

  “老爷又出门了。”杏叶脸上的恐慌越来越多:“二小姐,老爷会不会……”

  “闭嘴!”李巧慧瞪了一眼杏叶,这个时代的男人就真的是和天一样的,一个府上若是没了男主人,整个府说不定就得散了,杏叶那恐慌也是有缘由的。

  “是是是,奴婢这嘴贱!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我们老爷是大好人,菩萨可一定要保佑我们老爷。”杏叶在自己脸上扇了一下,嘟嘟囔囔的说道。

  李巧慧也不理她,转身领着几个人往荣福堂去了。杏叶也匆匆忙忙的跟上,半路又遇见了荷叶,荷叶比较胆大,倒是安慰了杏叶一番,没让她继续嘀咕下去。

  “娘,情况怎么样了?”一进荣福堂,李巧慧就直奔李张氏。李中淮和李明分别站在李张氏两边,李中宁被李中淮拉着,李中炳则是站在翠姨娘身边。

  王姨娘和李巧淑紧紧挨着老太太,张姨娘站在老太太身后伺候着。

  “等会儿咱们就出城,云台山虽然有点儿远,但咱们有马车,肯定会没事的。”李张氏只以为李巧慧害怕,赶紧将她揽在怀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