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侧福晋 > 学医
  “给爹爹请安,给娘请安。”一大早,李巧慧就去了正房。那老大夫给的药是十分的有效的,才第三天,就能下床走动了,只要不用太大力气,也就是微微有些疼而已。

  李中宁早就到了,他是一个月前就开始期盼过生辰了,所以这会儿已经磕了头得了生辰礼物,这会儿正跟着李中明李中柄炫耀呢。至于李中淮,人家都十多岁了,早就不稀罕了。

  “起来吧,今儿咱们的小寿星打扮的可真好看。”李张氏笑着将李巧慧拉到自己身边,伸手拽了一下她脑袋上的小发髻,彩色的丝线缠着小小的金铃垂下来,一动就响,清清脆脆的,听着特别悦耳。

  李文烨难得的休沐一次,恰好遇见自家闺女儿子过生辰,一大早脸上就笑呵呵的,显得心情十分好,这会儿就问道:“小妞妞你想要什么生辰礼物?”

  “爹,不管要什么都行对吧?”李巧慧笑嘻嘻的仰着脸看李文烨,李文烨摸摸胡子点头:“只要爹爹能办到,不管你要什么都行。”

  “那我要。”不等李张氏说什么,李巧慧就大声说道。李张氏皱皱眉,伸手将李巧慧拽回来:“做什么?小姑娘家家的,学些诗词女红什么的,再学学管家理财,就足够了。”

  “我不,我就想。”李巧慧在李张氏身上扭来扭去的:“作用很大的,以后老太太不舒服了,我就能给老太太看病了,夏天我还能给大哥开避暑方子,冬天还能给二哥做治冻疮的膏药。还有爹爹不是经常头疼吗?娘也经常膝盖疼,等我学好了医术,就能好好照顾大家了。”

  李文烨原先有些不虞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儿,伸手将李巧慧抱在怀里:“小妞妞有这份孝心就很好了,但是府里有大夫,不需要你这个千金小姐亲自去做那种事情。”

  古代越是有身份的大家闺秀,越是不会抛头露面。碍于男女之防,像是医女之类的,在社会上的地位是很低的。也就明朝的时候,因为宫中贵人生病有些是不能让男性大夫看的,才出现了一种叫做医婆的职业,做这种事情的,也必须是成了亲的。

  李文烨虽然官位低微,但李家一直是以名门望族自居的,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家的女孩子去做这种事情?

  “爹,亲自做才显得更有诚意嘛。”李巧慧是知道她爹不会那么轻易答应的,已经做好了磨一天的准备,甚至还偷偷的给李中淮等人打眼色,让他们帮腔。

  李中淮一向疼爱小妹,很有些无条件宠溺的架势,当即就说道:“爹,妹妹是一片孝心,学了医术也只是给家里人开个方子什么的,并不上外面行医,这样应该无妨吧?”

  “对啊,爹,大不了就说妹妹身体虚弱,想要自己学一些养生的只是嘛。”李中明也很义气的站了出来,这养生的东西和治病的东西可不一样。只会让人轻视了你的身份,但有钱人学养生之道这可是备受推崇的。

  李中柄也在一边点头,李中宁跟着凑热闹:“我也学!我也给老太太和爹娘看病!”

  李巧淑柔柔的笑道:“二哥这话说的可不对,妹妹身体虚弱这话可不能往外面传,要不然日后……”瞧了一眼李文烨,见李文烨神色赞同,就又说道:“何况咱们家,又何必亲自动手做什么?没得降低了身份。”

  李张氏瞧了一眼李巧淑,转头瞪李巧慧:“你就歇了那心思吧,孝心也不是只那一个方法能表现的,回头你多多听话,关心体贴一下父母,就是大大的孝心了。况且,咱们家也不缺吃穿,你好好的学点儿别的可比这个好的多!还有中明,日后可不要再说妹妹身体虚弱之类的话了。”

  这话一说出来,就是将李巧淑的话给翻了个面儿。李巧淑虽然愤愤,却也不敢和李张氏对上。

  李中明赶紧应了,李巧慧有些哭笑不得,李巧淑这才八岁吧?八岁就能想到这些了,古代的孩子都这么的早熟吗?再说了,小孩子身体虚弱是正常的吧?长大了好起来了不就得了吗?

  旁边李文烨也训斥了李中宁一顿,这会儿小孩儿正耷拉着脑袋,用一个诡异的角度冲李巧慧挤眉弄眼呢。

  “娘,很好的,以后万一谁给我吃什么药了,我一下子就能分辨出来的。”李巧慧转身冲李张氏挤眉弄眼,李文烨斥道:“胡说什么呢?好好的会有人给你吃什么?”

  “我这不是怕自己吃坏了东西吗?”李巧慧捏手指,偷偷看李张氏的神色。李张氏皱皱眉,心里有些松动,她是平安的生下几个孩子了,但若不是自己机敏,身边有个经验丰富的奶嬷嬷,这会儿早不知道尸首到哪儿去了。

  自家闺女长大之后肯定是要嫁人的,以老爷的身份,小妞妞嫁的必定不会是一般人家。这不一般的人家,谁家没点儿阴私?小妞妞若是了,这自保的手段……

  “爹,你刚刚明明承诺我的,你是君子,君子一言,要驷马难追的!”见李张氏有些松动,李巧慧又赶紧转头专心劝服李文烨。李文烨不为所动:“爹说的是在爹难办到的范围内,为你好,这就不在这范围之内了。”

  “爹……”李巧慧还准备再说,李张氏却伸手捏了她脸颊一把:“行了,这事儿以后再说,现在要去给你祖母请安,你可得机灵点儿,让祖母高兴高兴,也好全了你的孝心。”

  李巧慧垂着脑袋有些不高兴,出师太不利了啊,娘一个人松动根本不行的。

  “等等。”李文烨将李巧慧放到地上,准备起身往外走的时候,李巧慧忽然拽住李文烨的衣摆嫩声嫩气的说道:“我和哥哥还没给爹娘磕头呢。”

  “磕头做什么?”李文烨有些好奇,李巧慧一边让丫鬟拿垫子,一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听嬷嬷说,女人生孩子都是很疼很疼的,所以娘当时生我肯定也很疼,所以我要给娘磕头,谢谢娘将我和哥哥生出来了。”

  “嗯,对的,还要谢谢爹娘将我们养大。”李中宁不愧和李巧慧是双胞胎,心有灵犀不点就通,赶紧接着李巧慧的话头说下来了。

  “那你们给你爹磕头做什么?”李张氏听的感动,这么些年,这还是第一个孩子对她说这种话,心里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就觉得酸酸的,软软的,看着眼前的小粉团子心里也更喜欢了,恨不得揉进心里疼爱一番。

  “嬷嬷说,生孩子的时候爹也帮忙了啊。”李巧慧一脸迷茫:“难道爹没帮忙?”

  这话一说出口,李张氏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戏谑的看了一眼李文烨,李文烨摸摸鼻子转头瞪刘嬷嬷:“混账东西!都和小姐混说些什么!这话是能让小姐听的吗?你这刁奴也太多嘴了一点儿,今儿是小姐的生辰,我也就不计较太多了,就罚三个月的月钱吧。”

  刘嬷嬷先是吓的胆战心惊,听到后面微微松了一口气,只罚钱就好,反正跟着小姐得的赏也不少。

  李张氏怕他太不自在了,赶紧拉着他坐下:“行了,女儿儿子的一片孝心,你可别耽搁了,赶紧坐着吧。”

  丫鬟将垫子放好,李巧慧和李中宁规规矩矩的给李文烨和李张氏各磕了三个头。不是作秀,她是真心感谢李文烨和李张氏,若不是他们,自己也不会多活这一世。这六年,自己得他们庇佑照顾关怀疼爱良多,这份慈心,她必定终生不忘。

  “好,娘的乖闺,娘没白疼你。”等磕完头,李张氏将李巧慧抱在怀里,伸手从脖子上拽出来一块玉佩给李巧慧戴上:“这本来是娘的娘亲传下来的,本打算等你再长几岁,出门子的时候给你,今儿娘心心里高兴,索性就提前给了你。”

  至于李中宁,李家爹娘一个观念,男孩子不能娇惯着养。能得个生辰礼物就不错了,还想多要?没门儿!

  李文烨的礼物是一套笔墨,之前李巧慧进门的时候就给了,这会儿自然是拿不出来了。但不给又太没面子了,就侧头看李张氏,李张氏笑道:“老爷,我觉得小妞妞之前说的的事情是很可行的,咱们也就学点儿养生的东西,可不是学的别的。”

  皱皱眉,李文烨想了一会儿才无奈的叹口气,伸手揉揉李巧慧的脑袋:“行了,爹今儿就答应你了,回头咱们就请何大夫经常住在府里,教你一些养生的东西。”

  “太好了!”李巧慧没想到事情还能来个转折,高兴的抱着李张氏的脖子就亲了一下,又趴过去亲李文烨的脸颊。李文烨一向是当个严父的,没被自家孩子这么对待过,当即就有点儿撑不住了。

  想高兴,又觉得女儿没规矩,想说两句,又觉得女儿贴心可爱。想来想去,赶紧起身:“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赶紧去荣福堂给老太太请安吧。”

  李巧淑在后面愤郁郁的拽了下手帕,跟着起身。后面李中淮则是领着李中明和李中柄走在李巧慧身边,时不时的问几个问题。李中宁下个月开始也要跟着上学了,自然是李中淮的主要问话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