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城浮屠 > 第一卷第二章 端起牛奶,

第一卷第二章 端起牛奶,


  看了看有些局促的妈妈,凯文还是有点不适应这边家庭成员之间的相处模式,于是只能耸耸肩:“我听说银行的人来过,所以我们要搬家吗?”

  本来黛西还有点担忧,听他这么说倒是好了一点,但还是有些紧张,解开系带的围裙也没脱,就那么有些僵硬的坐到他的对面:

  “搬家,不,不会的,乔纳森申请调职去了西雅图,报社那边为他准备了住处……”

  抿了一口牛奶,凯文有点好奇:“这么说他升职了?可喜可贺……那还有什么事儿?”

  黛西扭扭捏捏的,两腮爬上了一抹嫣红:“那个……你介不介意换个姓氏?”

  凯文以绝大的意志力,接住了因为呆滞而脱落的牛奶杯——在它脱离手掌边缘,差一点就翻转,把热牛奶洒在裤子上之前。

  但是过于紧张而失去了控制的表情就有些扭曲:“沃特……你别告诉我你已经给我找好了继父!这连一个礼拜都没到!”

  黛西脸上可疑的嫣红立刻转为愤怒的艳红:“臭小子!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是要你改成我的姓氏!我的!

  不到一个星期就再找一个……我看起来那么蠢吗?”

  她之所以说说蠢,是因为在美国的法律案例中,离婚之后迅速再婚,那么离婚的另外一方就可以申请重新厘定双方的婚姻关系和财产,除非离婚之前,这位再婚对象就在法庭上做过证,就是因为和他追求新的婚姻,对方才要离婚的。

  但是黛西和乔纳森可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感情破裂,如果她现在再婚的话,很可能会在接下来乔纳森的申请之后一无所有,甚至包括对凯文的探视权。

  凯文一口将牛奶全部喝光,舔了舔嘴唇:“你看起来离蠢(stupid)很远,但是离傻(silly)很近。

  (他无视了黛西被气得有些呆滞的眼神)

  所以你姓什么?前米特尼克夫人?我改姓有什么特别寓意吗?”

  黛西重重的呼了口气,发泄似的把全体围裙脱了下来,用力的拍在旁边椅子上,和凯文同出一脉的短袖T恤,勾勒出夸张的车头灯:

  “今天我要去民政部门去更新的我的个人信息,把米特尼克改成柯文斯顿,所以想问问你觉得哪个好。

  你已经十五岁了,我和乔纳森都没有你的抚养权了,我很高兴也很感激你会选择和我住在一起,我只是觉得……凯文·柯文斯顿可能更好听些?”

  凯文点了点头,本州法律规定十四岁的孩子就可以在父母离异时,自选跟随父亲还是母亲,或者独立生活由法院派遣律师做简单照顾——通常这个照顾仅限于每个星期送生活费和保释。

  前身果断的选择了三十许人依然风姿卓约身材傲人的母亲,放弃了已经半秃的二百斤中年胖子爸爸。

  也难怪,凯文既然号称谢尔顿第一投手,在家的时候自然也是有练习的,而陪他练习的都是黛西,乔纳森要是做运动就不会有那个体型了。

  而对于姓什么,已经换了灵魂的凯文自然也不会那么纠结:“随便你,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母姓是柯文斯顿,听起来像是个有历史的家族。”

  听到凯文毫不在意,黛西的脸色复杂,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困惑:

  “那就这么说定了,下午你要和我一起去。”

  凯文点了点头:“正好上午我要去医院,做个体检,我的踝骨挫伤了,早上被噩梦惊醒,跳下床踢到地板。”

  黛西一愣,随即紧张起来:“踝骨?好的,我这就给汉克打电话,他是这附近最好的骨科专家。”

  她一直觉得凯文是有天赋的,将来可以成为体育明星,如果是那样的话,踝骨受伤就是个大问题了,伤病退役的体育明星差不多有三分之一都折在踝骨上,另外三分之二则是膝盖和腰。

  所以她匆匆的几口塞完三明治:“你先别动。”

  回身从杂物柜里掏出一个医疗包,几把扯开包装,拿着一卷自粘绷带转到凯文的面前:“抬起腿让我看看。”

  凯文两只手托起自己的大腿,把小腿伸直放在黛西随手拽过来的凳子上——他倒是想一只手来着,但是这身体有点太虚了,没使上劲儿。

  其实他只是崴了一下,并不严重,作为一个曾经可以身渡虚空的武道家,这点伤都不用看只凭感觉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然而有一种严重叫做妈妈觉得很严重。

  黛西是职业的外科大夫,经验丰富,伸手轻轻地捏了几下就松了口气:“还好,应该没有伤到骨头,不过还是去拍个片吧,看看韧带和滑膜。”

  凯文无趣的挠了挠腮:“我只是想去医院开了个证明,然后在家休息几天,这些日子睡眠不好,这些日子需要好好的调整一下,还得制定个健身计划,我太弱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幻城浮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