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元辅 > 第172章 丰臣与岛津(下丰)

第172章 丰臣与岛津(下丰)


  事实上在秀吉和家康较劲的时候,岛津家已经推到了大友家的核心地区,说是兵临城下也毫不夸张,因此当主大友义统他老爹大友宗麟都亲自跑去大阪求援了。

  这肯定得救,于是秀吉命令长宗我部元亲率兵八千,由自己的家臣仙石权兵卫秀久充当监军支援大友家。

  长宗我部元亲,外号姬若子、鬼若子、土佐的出来人、无鸟岛上的蝙蝠(信长语),乃是土佐的大名。据说长宗我部元亲出生的时候,除了带把之外和女孩子没有两样,因此长宗我部的人私下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姬若子”。

  如果是在后世,男孩子长得秀气是会被夸的,但显然这个年代并不流行,况且他又不是需要当兔儿爷的出身,于是长宗我部元亲就此光荣地风评被害,成为四大伪娘之一。

  嘉靖三十九年,也就是公元岁的长宗我部元亲第一次上战场砍人,画面感非常足。

  只见元亲抄起长枪,摆了个架势,然后问了一个能把在场的所有人雷得外焦里嫩的问题:“谁能告诉我这个是怎么用的?”

  旁边的家臣虽然大吃一惊,但反应很快,立刻回答道:“把长枪端起来,一路莽过去就完事了。”

  这看起来怕是要完了,然而事实证明,有时候猛将都能天生。在这场战争中,长宗我部元亲连杀敌军两员大将,连带着他的外号就变成了鬼若子。

  在这之后,他还逐渐展示了自己的才能,灭掉了土佐的大名本山家,之后又把大神一条兼定一脚踹到了九州,灭掉了一条家。

  随后他开始接触织田信长,并让信长做自己儿子的乌帽子亲(成年仪式的见证人)。不过信长明显不想和元亲和平共处,在大明万历十年,也就是公元1582年,他命令织田信孝带人收拾长宗我部。

  实际上这支军队的总指挥本来是明智光秀,但秀吉为了防止光秀的领地过于庞大,给信长写了一封举报信,说明智光秀手下的斋藤利三的养女石谷菜菜是长宗我部元亲的妾,斋藤利三有可能会内通长宗我部。

  信长果然大怒,撤了明智光秀的职,不过军队还没有出发,信长就被明智光秀烧烤了。元亲随后开始和秀吉对着干,之后虽然臣服,但保住了土佐一国。这次长宗我部元亲带着自己的长子信亲出去打仗,也是为了在秀吉面前赚好感。

  大军到达了九州的户次川,仙石秀久感觉自己优势很大,做出了一个类似于高务实占领河内之后继续南征时的打法:一路平推。

  长宗我部元亲觉得这打法太呆了,非常不靠谱,于是提议投票,少数服从多数。仙石秀久一口答应:“好啊,正好营里还有一个人。”

  不幸的是,这个人正是不久之前还被元亲殴打过的十河存保。十河存保立即表示,不要怂,就是干。这下好了,投票结果二比一,羽柴军于是开拔渡河。

  大军往前走了一阵,沿路只有数十岛津的老弱残兵,一见羽柴军就慌忙撤退。仙石秀久心说“就这?”于是下令:追!

  追了一阵子,只听见一声炮响,随后四下里铁炮(火枪)乱响,羽柴军不知被射倒多少,然后林子里猛然钻出来上万岛津军。羽柴军四散奔逃,元亲的嫡子信亲战死。

  而这次岛津家的打法,就是他们得意战法钓野伏——实际上就是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火烧博望坡的套路。

  一场立威之战居然开场就吃了个大败,秀吉想不生气都不行,所以他直接炒了仙石秀久的鱿鱼,然后亲自带兵二十万进攻岛津家。

  在进攻之前,秀吉觉得光认干爹还是太不靠谱,干脆让朝廷给我个新的贵族姓氏算了。日本此时的朝廷很好说话,简单地讲就是收钱办事,因此当即下旨赐姓丰臣,成为源、平、藤原、橘家之后第五家贵族,“丰臣秀吉”就此算是正式登场了。

  所以今年三月,也就是高务实正在处理西北之乱的那个时间段里,秀吉的大军开始进军,再次风风火火讨伐岛津。

  萨摩人虽然能打,但是毕竟不是妖怪,萨摩家也没出个戚继光,所以拿万把人和二十万去打还是完全没出路的。

  再者,由于之前征服的领地民心未稳,而萨摩人又很相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当地豪族百姓一律威胁了事。于是在秀吉的大军前,各地领主纷纷倒戈,还没正式开打,岛津家之前吞下的地盘就基本吐了个干净。

  在根白坂,联军又和岛津家干了一仗,这次秀吉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毫无压力地碾压了兵力薄弱的岛津家。

  不过和信长不同,秀吉不喜欢把人赶尽杀绝,所以他派了个人去和岛津家谈判,要求也不高,只要归还别家原有的领地,顺便再臣服自己就行了。

  这次派去的人级别很高,乃是足利义昭。这位老兄闲了好多年,也算是找到点正经事情干。义昭见到了岛津家当主岛津忠良(岛津贵久的长子),转达了秀吉的意思。

  忠良想了想,觉得对方的兵力的确太庞大,再加上这个条件好像也还凑合,于是就答应了,但忠良的弟弟忠平却非常愤青,吵吵嚷嚷地表示要和秀吉战个痛快。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作为丰臣秀吉谈判使者的足利义昭居然被这种愤青气质感染,回想起了当年自己和信长对着干的光辉岁月,于是做出了个伟大的决定:帮他们一把。

  在义昭的游说下,秀吉和岛津家达成了和解。岛津家上交人质表示臣服,领地维持战后情况不变,岛津忠良承担罪责退位隐居,由忠平继任家督。

  而足利义昭也很朋友的把自己那个价值五十黄金的“义”字送给了岛津两兄弟,他们分别改名为岛津义久和岛津义弘。

  不得不说,这波岛津家很赚了,虽然啥也没捞到,但是吃了败仗却啥都没亏,作为准备被当做反面典型来暴揍的对象来说,完全应该喜出望外。

  这里面显然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丰臣秀吉虽然出动大军,但也还顾忌着很多事,比如身后的德川家康,比如萨摩的隼人好战血统。

  这场仗本来和大明毫无干系,丰臣家也好,岛津家也罢,对于大明来说,或者更确切的一点,对于北洋海贸同盟来说,无非是“商业合作伙伴”罢了。不管你们打成什么样,我大明该卖的东西照样卖,该买的东西也照样买。

  然而这一次非比寻常,局势出现了一点意外:岛津家虽然打输了,但居然还不服气。不服气怎么办?当然是要继续打,只是岛津家也没蠢到不看力量对比就乱打一气,他们开始想办法。

  经过内部的一番讨论,有人提出一个其实不算很有建设性的构想:兵贵精而不贵多,所以萨摩应该精兵化,用精兵击败丰臣的大军。

  说到精兵,他们很快想到昔日汪老板在的时候,经常向日本出售葡萄牙人贩售而来的欧洲武器,从此日本就出现了所谓的铁炮部队,这种军队显然属于精锐。

  不过后来汪老板被大明收拾了,这条军火来路就断了大半。葡萄牙人虽然也偶尔过来,但远不如汪老板那个时期的带货量大。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至于日本本身,所造的火枪(方便起见就不老说铁炮了)其实也还可以,在当时来说甚至比大明的火枪质量更靠谱,甚至得到了戚继光的肯定。

  不过当高务实推进了军工私营之后,日本的火枪在大明的隆庆二式、万历一式、万历二式面前就越来越不成器,开始出现大幅落后。

  具体到岛津家这边了解到这一情况,还是去年的事。当时岛津家在九州岛的攻略顺利异常,顺利到大伙儿都膨胀了。

  一支岛津家的军队路过原属龙造寺的小城,位置在三池郡,这支军队听说此处的三池港颇为富庶,于是过去打秋风。

  岛津家对待征服地区的态度之前已经说过,作为胜利者当然趾高气昂,于是跑到三池港要求当地提供一批钱粮物资。但是当地原属于龙造寺的官员们表示他们穷得很,有钱人都在三池港,可是当地有“百余精兵”,所以他们也管不了,如果岛津家要补给,还请自己去拿。

  岛津家的这支军队有五百人,而且刚刚大胜龙造寺,心气高得很,心说百余精兵有什么鸟用,我岛津精锐完全可以一鼓而定,甚至还捞一波战功。

  他们不知有诈,大大咧咧就杀奔三池港而去,与港口的那支“百余精兵”发生了激战。

  这一战岛津军吃了大亏,因为对方不仅火枪犀利异常,更关键的是他们停泊在港口的大海船还开了炮。

  那海船上的大炮实在太惊人了一些,只一通炮下来,密集进攻一拥而上的“岛津精锐”就直接拉了稀,不仅当场被巨大的实心炮弹砸死砸伤四十余人,其余人也吓得肝胆俱碎,一个个抱头鼠窜四散奔逃。

  这时候,岛津家的带队将领才发现不对劲,对方港口的大海船上挂着的旗帜太熟悉了,正是海那边大明朝的书剑旗。

  挂着书剑旗,意味着它们属于北洋海贸同盟。而北洋海贸同盟在日本现在的地位,不比当年的汪老板差多少——如果说还有什么不如汪老板的地方,那大概就是他们基本上不做军火生意。

  吃了大亏的岛津家偏军不敢再冒失,将战情上报给了岛津高层。此时的岛津高层注意力没有放在后方,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计划一举攻灭大友家,因此对此事反映不大,只是要求当地龙造寺官员继续镇守就没了下文,而那支冒失的军队也被调回。

  事后岛津忠平——也就是后来的岛津义弘想起了这件事,派人去了解了一番,这才知道那支大明北洋海贸同盟的舰队过去数年一直以三池港为主要的临时驻泊地,在当地销售大明的各种货物,同时也在该港开设市集,与龙造寺领地各个大商家进行贸易。

  这支舰队在当地有几项长期的大宗收购,即购买硫磺和樟脑。根据岛津义弘(方便起见就先用这名字了)的调查,这支船队还分作两个东家,一家姓高,一家姓朱。

  岛津家也是和北洋海贸同盟做生意的,所以岛津义弘一听就猜到了这两家的来历,高家就是北洋海贸同盟的盟主京华,书剑旗就是他们家的;朱家则不是大明皇帝的那个朱,而是成国公朱家。

  高家在三池港主要买硫磺,朱家则主要买樟脑。那次意外之战时,守在港口的“百余精兵”正是这两家家丁海员的一部分(单指受命可以下船步战的)。

  岛津义弘原先只知道北洋海贸同盟的船队厉害,这次算是涨了见识,发现他们步战也远比“岛津精锐”更强。

  不过当时他没工夫细想这件事,反正人家只是来做生意的,有汪老板当年的好榜样在,日本各地大名都没把明人看做威胁,认为明人的目的十分简单,不过就是来发财的而已。这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岛津义弘当然也认为顺其自然就行了。

  岛津家在日本牛逼惯了,发生了这样的交战居然没当回事,根本没想起事后去和北洋海贸同盟方面联系一下,澄清误会。

  但他们不联系,海贸同盟方面却忍不住了。三池港那支船队的副指挥是朱应桢的家丁头子之一,他哪里忍得下日本人送上的这口鸟气,没多久便派人联系了岛津家,要求岛津家为他麾下战死的两个海员负责,一口价赔偿白银四千两。

  岛津家虽然牛逼惯了,但通过这次交战,已经知道了对方不好惹,再加上日本几乎没有哪家大明愿意得罪海商,因此岛津家也不愿意与北洋海贸同盟交恶。当然,赔偿四千两银子是不可能的,岛津家虽然强横,但此时并不富裕,这次谈判于是陷入了僵持。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大明元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