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兰溪探案集 > 二百七十,暗流

二百七十,暗流


  夜深人不眠。

  一份早应该被销毁的档案,终究还是被翻了出来。

  翻档案的人闭目长叹,难道当年的案子,真的又要重见天日了吗?

  当年的他,何尝不是意气风发,无论如何都要彻查当年的案子,但后来莫名其妙的阻力,让他不得不放弃调查——当时已经有人开始在暗地里行动,千方百计地阻止他的调查,就连他的家人,也受到威胁。

  多年之后,没想到案子居然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被人旧事重提,他不知道该开心还是心酸。

  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但一切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那时的夜晚是那么美,月光也是那么的柔和,一切明明都是那么的完美,为什么会发生那样伤天害理的案子?

  年轻的生命,就那样悄无声息地被毁掉了,没有人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当他后知后觉地想起还有一个年幼的孩子。

  匆忙赶去幼儿的时候,只见到了那个被打得皮开肉绽的老师,同时得到的,还有孩子已经被人带走的消息。

  当时一定发生了什么。当时的他却什么都没有想,只是理所当然地认为,孩子自然是那帮凶徒带走了。在那样的年代,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只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多年之后,居然看到了那张相似的脸——不会有错的,那是他的孩子。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但那个人的音容笑貌,他一直都记得清清楚楚,所以当看到那张脸的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恍惚,那应该就是他的女儿!更巧合的是,她居然也会被卷进案子中来。

  这一切都像是宿命的安排。虽然他曾经试图阻止,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他的意料——如果不是乔太太的自作聪明,那么一切可能都会改写。

  不能让她知道真相。这是当时他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兰溪涉险,就算要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护她周全,那是曾经对他的承诺。

  当年是他自己没有太过在意,明明那个人已经说出了自己的不安,可他却没有在意。反倒怪那个人神经有点儿太过敏感了。

  在他们出事后的每一天,他都难逃内心的不安,还有深深的懊悔。如果自己当时不是调侃他当爹之后总是喜欢疑神疑鬼,而是提前做预防措施,那场悲剧,应该是可以避免的。

  他对着窗外叹了口气。再怎么小心防备,还是没能逃得命运的安排,那些秘密还是被翻了出来,而且还是以这么戏剧化的方式。更离奇的是,是袁白露和他们命运的交叉,让他努力想要忘记的事情,又重新被提了起来。

  是时候该重新调查了吧。他皱了皱眉头。

  对影响恶劣的案件,国家是不设追溯期的。换句话说,只要有证据,随时都可以翻出来重新进行调查。那么,真的能查出真相吗?

  放下那些卷宗,他闭上眼睛长长叹了口气,兰溪啊兰溪,那孩子的身上,究竟还藏着多少秘密?事关她自己的身世,就算她表面上看起来不在乎,只怕暗中也会继续调查的。

  还有袁白露——天知道她都说了些什么。当年那个人,的确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就算是社会风气没有现在这么开放,可还是有不少大胆的女子,躲在他会出现的路上,偷摸看他——用现在的话来说,应该就是疯狂的粉丝。

  他不由得苦笑,谁能想得到,那个看起来仪态万方的乔太太,居然曾经爱得那么卑微?而且她还曾经跟那么一桩匪夷所思的案子扯到一起?

  将档案放回到抽屉里,又将那抽屉锁好。

  或许,明天应该找兰溪好好谈谈,那丫头虽然惹下了不少麻烦,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还需要她的帮忙。

  还有郑峰——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几乎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恶魔,他究竟死了还是没有死,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确切的消息。

  传说中的他,神出鬼没,而且能考虑到所有可能会出现的问题。那么这一次呢?他是真的死了,还是早已经逃出升天?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今夜恐怕无眠的人太多了,当然也包括所有认识兰溪的人。

  就在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兰溪的爸妈相对无言地坐在一起。这么多年的夫妻,两个人之间早已经有了默契,什么话都不用,就能猜到对方的想法。

  从音响里飘出的音乐,让他们彼此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谁都没有开口,就像是怕打破眼前这种难得的气氛。

  过了许久,兰爸终于开口了,“你既然那么担心那丫头,为什么不去看看她?也许到时候你会发现,你只不过是杞人忧天。”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兰溪探案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