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锤王座 > 第37遏章 遏制

  黑夜犹如魔鬼一般将城市笼罩,死亡的氤氲弥漫在城市上空,大街小巷里,皆是死去的市民,那些残尸,在幽暗月光的照耀下微微爬动着。

  断裂的手臂张开手指一点点向前爬去,却在路上遭遇鼠群,被成群结队的老鼠啃咬,只剩下一滩血肉模糊的骨头。

  忽然间,远处的街道尽头,传来了阵阵幽冥般的吟唱。教堂的钟声下,死去的居民纷纷站了起来,它们的眼睛里燃烧着红色的鬼火,它们的身躯残破不全,只是拖着腐烂的内脏在前行。

  幸存的居民躲在教堂的废墟之下,祈祷着诸神的援救。然而,没有神明的庇护。没有任何军队进驻这座城市。等待人们的,只有绝望。

  手中的大剑失去了往日的光泽,身上的铠甲变得无比沉重,几乎要将自己勒死在其中。罗德大口喘息着,愤怒让他破口大吼。终于,声音冲出喉咙的一瞬间,自己清醒了。

  这并非现实,只是一场噩梦,虚惊一场而已。

  罗德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从床榻上起身,打开窗户,冰冷的寒气缓缓袭来。夜色下,厄仑格拉德平静而安详。被隔离的街区一片死寂,黑暗笼罩了那里,没有任何光踏足。而在那些被轻微感染的街区里,巡夜人正提着灯笼来回巡逻,医院和教堂彻夜灯火通明,基斯里夫全境内的医生和医护人员正源源不断被运往这里。

  还有那些拿了钱的志愿者……也正通过沙皇大道源源不断的从首都赶来此处。

  此情此景,让罗德感到了一丝庆幸。自己还好赶到了,在疫情大爆发之前赶到了。否则,以这场鼠疫蔓延的速度,再晚一个月,疫情将蔓延至基斯里夫全境。那时候,不用外部力量,瘟疫就足以将这个刚刚建立的王国再次摧毁。

  自己应该感到庆幸的,刀尖上的舞蹈,如今,步步险棋,却没有崩盘。

  咚咚咚……

  阵阵敲门声从木门外传来。塞尔塔一身武装将一位女医生护送到了房前。透过火光,罗德看清了那张脸——是莱安娜。

  “我先下去了。”

  诺斯卡卫队大队长塞尔塔识趣的说到。

  罗德使了使眼色,表示可以了。

  莱安娜摘下斗篷,走进屋内。罗德则走上去,将木门虚掩着。

  “说吧,治疗的进展怎么样?”

  罗德关切的问到,顺手给女祭司倒了一杯水果酒。

  “毫无进展……”

  莱安娜疲惫的说到。她的秀发变得干枯而毛躁,以往就消瘦的脸庞变得更加憔悴了。罗德不担心她的意志,只是担心她的身体。凡人的躯体都是有上限的。她不可能无休无止的工作下去,否则,还没等疫情结束,她就先倒下了。

  “你应该多休息……”

  罗德插话到,本想伸手揭开莱安娜额前的碎发,看清她的精神状态。但是,出于礼节,罗德伸到半空中的手又停下了。绅士风度,是这个王国重视却又失去的。自己作为这个王国的精神领袖,本应该做得更好一些。再说,卡洛琳还在基斯里夫坐镇,协助丹尼斯管理稳定这个国家。

  “我们都试过了,各种办法……各种药材……但是……依旧没有找到治疗这种疾病的办法。冰椒,冰椒混合动物的奶水,可以缓解。但也只是缓解,感染者的病情依旧会一天天加重。最后身体内脏还是会腐烂溶解。我们还向女神祈祷,但是,神迹极少……似乎这里的一切被她遗忘了……”

  莱安娜跳过眼前男人的关心,聊起了工作。这原本就是她的职责所在,甚至,是她的寄托所在。

  有那么一瞬间,失落与庆幸同时掠过心头。失落的是,那个爱了自己多年的女人,终于释怀放下了。而庆幸的同样是,自己没有再给她带来更多的伤害。

  火光下,罗德笑了笑,回到——

  “你们用治疗鼠热症的方法治疗鼠疫,当然不能取得什么根本性的疗效。这应该只是旁击侧敲,能够缓解,已经是幸运的了。至于神明……不要怀疑他们……只是,每个神明的力量都是有限的。他们会做他们认为对的事,我们无权干涉,更无权怀疑他们。或许,他们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凡人又怎么可能知道神明在想什么,做什么呢?”

  女祭司认真的点了点头。

  “已经感染严重的患者,就不要再管了。不是不尽责,不是不怜悯。而是我们无能为力了。最多就是续命……但是,被续命的过程或许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折磨。那些手脚腐烂,身体浮肿的病人,他们每时每刻都在倍受折磨,对他们来说,或许死亡更是一种解脱。”

  罗德搓了搓干燥的手,继续说到——

  “以其冒着风险缓解被感染者,不如集中精力,研发疫苗,保护更多没有被感染的市民。”

  “你的意思,要放弃那些被感染的无辜者吗?”

  莱安娜忽然抬起头质问到。她的眼里是愤怒与震惊。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战锤王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