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好事多磨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月下畅谈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月下畅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穆清笑着站了起来:“我去帮着收拾换洗的衣裳去。”
  萧飒脸上还留着几分提到庞德宝时的伤感,见沈穆清站了起来,他也跟着站了起来,待沈穆清话音一落,他眼底就闪过几分尴尬,刚说了声“不”,又喃喃地说了一声“好”。
  不习惯吧?
  沈穆清笑得眉眼弯弯,转身去了做卧房的东间。
  只有两个箱笼,一个装着沈箴送的文房四宝、宣纸和几本兵书,另一个衣裳。
  两件青布直裰,两件白布道袍,两件宝蓝色杭绸直裰……沈穆清看着心凉。
  想着萧飒原来的那件宫锦红的衣裳。
  又朝下翻了翻,几件细葛、焦布做的便衣,这才心里好受些。
  拿了衣裳去耳房的小杌子上放好,明霞已领着小丫鬟端了水进来。又将洗漱的东西收拾好,沈穆清去叫了萧飒:“……这边天气热,不过明霞今天出去买了竹床,等会我们去院子里乘凉。”
  萧飒应了,起身去隔成净房的耳房。
  沈穆清让人把竹床搬到院子里的大槐树下。
  凝碧指使着小丫鬟用甜白瓷盘捧了一盘在井里冷了的李子、梨子等放在一旁的凉墩上,又在周围点了艾香饼防蚊子。
  沈穆清见院子里没有一丝风,又叫凝碧拿了把白纱扇,准备等会给萧飒摇凉。
  凝碧的扇子刚拿过来,萧飒披着湿漉漉的头发,穿着件白色道袍走了出来。
  “怎么也不叫人把头发绞干了。”沈穆清嗔着,忙叫凝碧去拿了干帕子给萧飒绞头发。
  萧飒就拿了沈穆清丢在竹床上的白纱扇子摇凉:“别管它,这里的天气热,一会就干了。”
  “再热的天,到了晚上也有些凉。”沈穆清把浸湿了的帕子丢给小丫鬟,拿过凝碧手中的干帕子给萧飒绞头发,“这样最容易着凉。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
  萧飒就笑着回头看了沈穆清一眼:“让小丫头们弄就行了,你忙了一天了,也满头是汗,快去洗漱洗漱,也凉快些。”
  沈穆清也感觉到皮肤有些黏糊,想去冲个凉,但又怕萧飒着了凉,还是帮着萧飒把头发绞得半干,这才进屋洗了一个澡,披了件月白焦布褙子走了出来。
  萧飒听到动静望过去。
  此刻已是月上中天,皎洁的月色撒满整个庭院,花花草草都变得朦朦胧胧的,显得十分的柔美。而款款行来的沈穆清,黑鸦鸦的头发随意绾成了一个髻,松松地垂在雪白的脸庞边,亮晶晶的眼睛,轻翘的嘴唇,像月下仙子,虽然少了典雅,但俏皮中透着欢快,让他看了就觉得欢喜……
  穆清,从来都不是循规蹈矩的……会在你不注意的时候露出慧黠的目光,瞬间照亮她的面孔,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比如这次千里相随。实际上,她完全可以留在京都……
  想到这里,他突然间有些哽咽。
  会不会有一天,她感到后悔呢?
  感受到萧飒那炙热的能刺透身体的炯炯目光,沈穆清很是不解。
  她低头打量着自己的穿着。
  衣领扣得严严实实,完全符合穿衣标准……
  她愕然地望着萧飒:“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这样在意自己的感觉……
  萧飒嘴角一翘,笑着朝她招了招手。
  沈穆清满脸困惑地走到了萧飒的面前。
  萧飒突然塞了一个冰冰的东西给她:“快坐下来乘凉。”
  她低头一看,是被井水冰过的李子。
  “这东西寻常。”萧飒笑道,“我明天让金良弄些西瓜来!”
  这个时候,就是京都也没有多少西瓜,何况是贫困的沪定……加上他们身份敏感。
  沈穆清笑着摇头:“不用,那些太麻烦。”说着,就拿起手中的李子啃了一口。
  酸酸的味道刺入口腔,让沈穆清不由皱眉。
  萧飒眼神一暗。
  沈穆清忙笑道:“以前我想在花园里种果子,就问太太,种什么好。你猜,太太怎么说?”
  萧飒微怔。
  他没有想到沈穆清会突然说起这个话题来。虽然不明白,他还是捧沈穆清的场,笑着问道:“怎么说?”
  “太太说,种李子!”沈穆清笑望着萧飒,又问,“你可知道为什么?”
  萧飒摇头。
  沈穆清娇笑:“太太说,那是因为有人喜欢吃酸李子,有人喜欢吃甜李子。所以种李子,不管什么时候收,都有人觉得好吃。”
  萧飒眼中露出沉思。
  沈穆清笑着握住了他的手:“萧飒,每人喜欢的东西不同。我喜欢的,是和一个能包容我的人白头到老。”
  萧飒紧紧回握着沈穆清,眼里露出笑意。
  沈穆清不由恍惚。
  是月光的原因吗?怎么萧飒的眼睛让她看了感觉有点深情款款的味道……
  她眨了眨眼睛,很是俏皮……让萧飒心里酥酥麻麻,不知道该怎样好。
  他东张西望,眼角扫过的璀璨让他心中一动。萧飒指了天上的星星:“你看,那是织女星……”
  沈穆清微怔。
  怎么突然说起星星……她也不懂这些啊!
  “看见没有,”找到了话题的萧飒很是轻松,仰望天空指点着,“旁边有个小梭子,那是织女用来织布用的……旁边就是牛郎。”他回头望着沈穆清,满脸的兴奋,“你看见了没有?”
  深蓝色的天空中,闪动着一颗颗的小星星——可沈穆清实在是不不清哪些是组成织女的星星,哪些是组成牛郎的星星。
  看着沈穆清茫然的眼神,萧飒笑起来。
  他把她拉到自己坐着的位置,然后紧靠着她伸出手臂:“你顺着我手臂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了没有?一颗很亮,旁边有四颗小的……”
  沈穆清顺着萧飒的手臂望去,头有点发昏的时候还是没有看出来哪颗是织女星哪颗是牛郎星。
  萧飒犹不死心,揽肩就把沈穆清抱在了怀里:“……怎么会看不到?靠着我的脑袋,顺着我的目光望过去……”
  树枝沙沙摇曳,她被围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阻挡风,阻挡月光,为她建起一个小小的世界……让她感觉到安全与舒适。
  沈穆清不禁朝萧飒怀里缩了缩。
  萧飒怔住。
  穆清全然信任……寻求他的保护——念头闪过,他无意间紧了紧自己的手臂,声音也变得有些飘渺:“……看星星七月最好……没想到今天还能看到……我们的运气真好。我以前最爱在夏天看星星了……亮晶晶的,全看着我……”
  是寂寞的时候吧?
  沈穆清心里涌起怜爱,靠在他的怀里,轻轻地摩挲着他的手背,低声道:“我以前待的地方看不到星星……后来身边总跟着人,没有机会看星星……今天才知道,原来夏天的天空是这么的蓝,星星是这么的亮……”
  声音轻柔,像拔动的琴弦,悦耳地在他耳边想起。
  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穆清的声音这么好听呢?
  念头一动,他的感官立刻变得灵敏。
  若有若无的香味萦绕着他的鼻尖。
  清雅、宜人……
  他不由低头寻找这香味的源头……却看见乌发下纤细白皙的脖子……如玉一般的莹润,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鬼使神差,他的手轻轻地抚了上去。
  细腻的如上等羊脂玉……让他留恋不已,一路探下去。
  说着话,突然感觉到温暖的手轻轻地落在了她的脖子上,她不由一顿。那手却得寸进尺,顺着她的脖子往衣襟里探……在她的锁骨留恋不已!
  是不是情人之间总是得陇望蜀……可这是在院子里……
  想着,沈穆清就挣扎了一下,又想到自己和萧飒已经结婚了,这样会不会太矫情……忙红着脸抬头打量,就看见凝碧正低头——两人的目光就在空中撞了一下。
  沈穆清突然觉得脸上热得烫人,又挣扎了一下。
  “你们都下去吧!”手下的细腻让他舍不得放手,可她的不适又让他不忍。萧飒正襟危坐,赶身边的人。
  凝碧等人低眉顺目地应了一声“是”,鱼贯着走了出去。
  沈穆清却觉得那声应喏怎么听着隐隐带着笑意……
  她不由回头瞪萧飒。
  羞怯中带着几分忿然的眼神让萧飒有几分心虚……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在院子里当着丫鬟们做出失礼之举……穆清也觉得失了颜面吧!
  他忙解释:“我想和你单独说说话!”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沈穆清自然是不信,只是心中暗暗地笑。
  说实在的,两人每次见面都匆匆忙忙,涂小雀的事她还一直没有机会问起……有些事,两人的确应该好好交流交流!
  她遂起身坐在了萧飒的身边,从一旁的甜白瓷盘里拿了一个梨子递给萧飒,笑道:“难得这样的好月色……再过一个月就是中秋了,端午节我们在路上,没能给老爷送端午节礼,中秋节,还是派人去趟京都吧!”竟然正正经经地和萧飒说起话来。
  腿上一轻,萧飒心里就觉得空荡荡的,再待沈穆清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不免有几分失望。可给岳父送中秋节礼也是件大事,他强忍着心中的失落和沈穆清商量送礼的事:“……让银良去吧!这几年他跟着我,行事妥当,从来没有出过错……至于中秋节礼,我这几天到处转转,看沪定都有些什么土特产,这样也显得有诚意些!”
  沈穆清就想到了萧飒在甘肃时送去的甜瓜,笑起来:“……老爷高兴的不得了,还送给闵先生尝……也不怕别人问这东西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月光下,她笑靥如花,肤如白雪。
  曾经湿润的感觉又缠绵在指尖。
  萧飒搂了她的腰:“真的吗?”
  他静静地望着她,目光温暖和煦。
  看着她开心的笑,他心里就会充满了满足。因为,这是他让她绽放的笑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