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好事多磨 > 第二百零五章 转念之间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五章 转念之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萧飒被流放岩州卫,他怎愿意这个时候连累自己?
  沈穆清转念一想就明白了。
  “你们都是为了我好!”
  沈箴点头:“虽然如此,但他要是因此而裹足不前。我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他的。”
  沈穆清微微颌首。
  “你也别点头!”沈箴笑道,“可不准私下去劝他。”
  “我知道。”沈穆清保证道,“我不会私下去劝他的。有些事,要他自己想通才是。虽然被流放,可也有人重新回到京都,也有人在那里落地生根,一个人有怎样的人生,决定于他的选择。”
  沈箴对女儿的懂事很满意。
  *
*
*
*
*
*
  沈穆清从沈箴的书房出来,转身就去了陈姨娘那里。
  “老爷这是正常情况。”陈姨娘叹道,“以后只会一年比一年差。姑奶奶也要帮我劝劝老爷,以后要听大夫的嘱咐才是。”
  沈穆清沉思片刻,道:“要不,你每天早上巳正时分陪着老爷在花园里走走,晒晒太阳。老爷这几年天天窝在书房里,少有走动的时候,这样对身体也不好。”
  陈姨娘不是很有把握:“我跟老爷说说。”
  沈穆清的建议由陈姨娘去说立刻被沈箴否定了。她听着不由着急,向时静姝抱怨:“我今年专门请人整了后花园,这又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散散步有什么不好。”
  时静姝却问她:“如果萧家真的来提亲,你岂不是要和萧飒去四川。”
  沈穆清想到这个问题就头痛:“这都过去四、五天了,萧家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已经不指望他能想的通了。而且这个时候,我也不可能心无旁鹜地跟着他去岩州卫。说起来,我们还是没有缘份。”
  时静姝掩嘴而笑:“你们还没有缘份啊?那你说说看,谁有缘份?”
  沈穆清想想,笑了起来:“是孽缘吧!”
  时静姝佯作沉思地考虑了半天,认真地点头:“还真是孽缘。你看你,为了他整出了多少的事?”
  沈穆清不由低头叹了口气。
  “好了,好了。”时静姝笑道,“你也别担心沈伯父了。要是你信的过我,我倒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沈穆清怔道。
  “我和你每天陪着沈伯父散步吧!”时静姝笑道,“你想,让陈姨娘陪着沈伯父,两人之间只怕是说上两句话都不容易——我这段时间住在府上,发现沈伯父根本不怎么和陈姨娘说话。如果是你我陪着他散步,说说笑笑的,也有趣些!”
  沈穆清听着心中一动。
  自从李氏死后,沈箴相比以前,和陈姨娘之间的话少了很多。
  她觉得时静姝这方法可行,第二天太阳刚照在树稍上就拉了沈箴去后花园看柳树。
  京都正是四月芳菲天,到处是绿树柳荫。园子里种的几株迎春花也开了,沈箴看着喜欢,叫小厮搬了画案来画画。
  时静姝就朝着沈穆清使了一个眼色。
  沈穆清看着也欢喜。
  慢慢,沈箴开始早晚和沈穆清、时静姝散步,偶尔还说说以前的古话她们听。
  沈穆清每天欢声笑语地陪着父亲,却是一到听雨轩就拉下了脸。
  眼看这都四月十八了,萧家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难道自己真的看错了人?
  沈穆清不由在心里嘀咕,常常回想起那个在药王庙外见的那个毫不畏惧的红衣少年。
  她心里十分矛盾,既希望萧家来提亲,又不希望萧家来提亲。
  来了,至少表示萧飒心中还有着自己;不来,自己就可以呆在家里陪着沈箴了。
  在这种矛盾中,时静姝也跟着急起来。
  “这个萧飒,什么意思。”她不由忿然,“沈伯父主动允婚,他竟然还想不通。以后别想再踏入沈家一步了。”
  如果换成了自己,只怕也不敢决断吧?
  答应了这桩婚事,以后就要为自己的另一半负责了……这是甜蜜,也是重负。
  沈穆清却是理解的。
  就像以前,她也有很多结婚的机会,可总是觉得差了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单身。
  “这样也好!”她心里到底觉得遗憾,有些言不由衷,“我们也算是两不相欠了。”
  *
*
*
*
*
*
  这样又过了两天,就在沈穆清已经完全放弃的时候,王清突然登门拜访。
  他进门就嚷道:“沈老爷,我来做个冰人,讨杯酒喝。”说着,就拿一张大红庚贴递给沈箴。
  一旁服侍的小丫鬟,有的跑去了听雨轩,还有的跑去了柳意院。
  自从过完年,夏家的人来说公子要先进国子监读书,考取了功名再说,陈姨娘就觉得这事不大妥当,如今听说王清来给萧飒提亲,火急火撩地去了沈箴的书房。
  “……萧飒的意思是先定亲。”王清笑道,“您的身体也不太好,他马上又要去岩州卫,不如让姑奶奶在家里陪陪您。要是能遇到大赦的时候,我们这边帮着使些力,就是不走仕途了,回到临城凭着萧家的根基,日子也过得下去。”
  沈箴没有对这件事表态,只是笑了笑:“我们这边就请闵先生做媒人吧……”
  陈姨娘听着大急。
  老爷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大舍的年纪还小。沈穆清要是嫁给了那个流放的萧飒,以后老爷再有个三长两短的,大舍依靠谁去?要是自己娘家的兄弟仗着父亲的官威来占大舍的便宜,她们娘俩岂不是要去喝西北风?
  想到这里,她立刻转身,轻手轻脚地出了书房门,去了听雨轩。
  知道萧飒来提亲,沈穆清如坠梦中。
  时静姝也不敢相信,反复地问那小丫鬟:“你可听清楚了?”
  小丫鬟再三点头:“要是时姑娘不信,可以让英纷姐姐去瞧瞧。”
  时静姝让紫荆赏了那小丫鬟几块碎银子,望着沈穆清直笑。
  沈穆清红了脸,转瞬又皱了眉:“老爷怎么办?还有一文茶铺?要不,跟萧飒说说,先定亲,等以后老爷的身体好一些了再说。”
  时静姝笑道:“你也别担心。给沈伯父瞧病的那个大夫不是说过,沈伯父这是年纪大了的原因。以后他老人家的身体只会一日不如一日,难道你永远也不嫁啊!”
  “至少得近一些。”沈穆清很是为难,“老爷不舒服了,我也能立刻回来照顾照顾。”
  两人正说着,陈姨娘跑了进来。
  她拉着沈穆清的手就哭了起来:“我的姑奶奶,是哪个不知道好歹的人,竟然给您和那个叫萧飒的人保媒。他也不想想,那萧飒是个被流放了的,这岂不是要把姑奶奶往火坑里推啊!姑奶奶,这桩婚事您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啊!”
  沈穆清一直不敢相信萧飒真的让人来提亲的不安就落了地。
  看样子,这桩事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陈姨娘见她没有做声,脸上却飞起一道霞云,还以为她是在害羞,不好意思和自己说这件事。
  她不由紧紧地捏住了沈穆清的手:“我的姑奶奶,这可不是讲那些繁文缛节的时候,这可是关系到您以后的日子……快,让人带信给锦绣,让她跟闵先生说一声,这个媒人不能当——老爷要请闵先生做冰人呢!”
  时静姝听着背过身去,偷偷笑了起来。
  沈穆清被她捏的生痛,使劲甩开了陈姨娘的手朝西次间去:“你跟我来!”
  陈姨娘一怔,急步跟着沈穆清去了西次间。
  “婚姻大事,媒妁之言。我自然是要听老爷的。”沈穆清笑道,“姨娘到底在担心什么呢?”
  陈姨娘喃喃地道:“初嫁由爹,再嫁由己……姑奶奶怎就不能去跟老爷说说……我还指望着姑奶奶给我当家呢?”
  沈穆清突然明白过来。
  她想了想,笑道:“你应该听说过临城萧家吧?”
  陈姨娘点头,道:“做官才是正经——看满朝文武,有几个不是从穷秀才到买地置田的……还有灭门的令尹之说呢……像他们那样的人家,都是浮财……哪里经得起折腾……”
  沈穆清不由苦笑。
  陈姨娘说的还真是有些道理!
  “可那也要人家肯帮我们才是。”沈穆清只得拿梁季敏来做比喻,“想当初,老爷下狱,梁家可是畏手畏脚的……有些时候,那些只是锦上添花,可不能雪中送炭!”
  陈姨娘喃喃着,还欲说什么,有小丫鬟在外面禀道:“姑奶奶,老爷请您过去。”
  沈穆清拍了拍陈姨娘的手:“这件事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也别太担心。不管怎样,大舍总是我弟弟,我不会丢下他不管的。”
  陈姨娘不敢耽搁她的时间,无奈地点了点头,送沈穆清出了听雨轩。
  到了沈箴的书房,王清已经走了。
  沈箴指了指画案上的大红名贴:“你看看!”
  沈穆清很想看,可当着父亲的面,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低头微微笑:“老爷决定就是……要我看什么?”
  沈箴被沈穆清说的一怔,脸上浮现几分尴尬之色。
  哪家的父母会把庚贴给孩子看……只有他……李氏不在了,该守的规矩也没有守……
  想到这里,他的声音就低了几分:“明天我们去趟庙里吧……这件事,也要跟太太说一声。”
  沈穆清点了点头。
  “萧飒的意思是先定亲。”沈箴正色地道,“你的意思呢?”
  沈穆清颇有些意外。
  她原本准备找个机会私下见见萧飒……先把婚事定下来,自己在家里伺侯沈箴几年,等大舍大一些了,家里也有个主事的人,再结婚,没想到……
  能这样互相体贴,这样时刻为对方着想,就算是有再大的矛盾都能够化解吧?
  沈穆清想着,对自己的未来又有了几分把握。
  ——*——推荐朋友紫晶的漫画《万里长风》,要是感兴趣滴亲不妨百度一下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