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好事多磨 > 第一百九十章 最大阻力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章 最大阻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穆清派英纷去和大太太说了一声,然后和时静姝坐着马车与飞鱼卫的人背道而驰,从西山东边下山,赶在关城门之前回到了京都。
  她一进城门,立刻派了小厮去连升客栈打听萧诏和大太太回来了没有。
  听了沈穆清描述太上皇回来的情况,沈箴望着神情激动的沈穆清和时静姝,沉默了片刻。
  时静姝见了,笑着起身告辞:“沈伯父,我今天也累了,想早点回绿萝院歇歇……”
  沈箴笑着点头,让沈穆清送时静姝出门,又遣了身边服侍的丫鬟小厮,这才对沈穆清道:“萧飒现在已经回来了,你有什么打算?”
  沈穆清没有想到沈箴会这样问她。
  说自己想和萧飒试试看能不能在一起生活……这样的话她当着父亲的面还是说不出口的。
  沈穆清垂下头去,面颊却升起一团红云。
  沈箴看着,眼底却闪过苦涩。
  “入朝为官,不怕你贪墨,不怕你无能,不怕你铁石心肠是个酷吏,也不怕你汲汲营营是个权臣……怕的是你跟错了人,站错了队。现在的萧飒,不仅是跟错了人,而且还站错了队。”他的表情渐渐肃穆,“他就是再有能力,只怕也再无翻身之日。穆清,我们已经想办法把人给救回来了,其他的,就不要再插手了!”
  “老爷,”沈穆清听着着急起来,她想到了那些飞鱼卫的人,“我们就这样收手,那还不如让萧飒留在八河。在八河,他至少是为国尽忠……老爷,想当初,他也曾经帮过我们!”
  沈箴望着沈穆清的目光有了凌厉之色:“穆清,你是聪明人。所以一见飞鱼卫的人,就立刻想到让我出面去说服王盛云,让群臣对今上施压,把太上皇迎回宫中。可你知不知道,就在昨天早朝上,胡信只因在群臣反对重新启用镇安王袁昊一事上没有表态,竟然惹恼今上,说其‘尸位素餐’,廷仗四十。要不是行刑前石进帮着打点,当时恐怕连命都保不在了。”
  沈穆清惊呼:“怎么会这样?”随即又想到了萧飒,眼底已有泪意,“那萧飒岂不是……”
  “就算这样,我也有办法救萧飒!”沈箴表情淡淡地,神色间尽是胸有成竹的淡定与自傲。
  沈穆清愕然。
  这样的父亲让她熟悉又陌生。
  李氏还活着的时候,沈箴对她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常常以一个严父的形象出现在她的眼前,后来李氏死了,沈箴一夜之间突然变成了慈父,沈穆清在奇怪之余也感到了父亲的温暖。
  在她想和梁季敏和离的时候,他听信自己的所言所语;在她拒绝萧飒提亲时,他把拒婚的理由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在她请他营救萧飒时,他竭尽所能地发挥着自己的余力……慢慢地,她接受了这种改变,并且忘记了以前的严厉,只在脑海里留下了慈爱!
  可这个时候,沈箴的一句话,让沈穆清突然醒悟。
  原来,沈箴就是沈箴,他是丛林里的狐狸,是自己世界里的主宰,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被儿女情长蒙住双眼的人。
  沈穆清脸色苍白:“您有什么条件?”
  这样聪慧的孩子……却不得菩萨的眷顾。
  “我想办法救他。”沈箴的眼神复杂,“但从今以后,你再也不许见他——就当从来不认识这个人!”
  这是沈穆清刚刚预料到的答案……可就算隐隐有了这样的觉悟,但当这答案被证实时,她心里还是有如刀剜般的痛苦。
  她捂住胸口,嘴角翕翕,声音却被关在喉咙里,始终不能逸出来。
  沈箴望着女儿落雨梨花般残败的容颜,突然间不忍再看——他垂下了眼睑。
  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悲伤,让人心酸。
  在这僵峙中,外面传来小厮的禀告:“姑奶奶,六禄回来了!”
  六禄就是沈穆清派去连升客栈打听消息的小厮。
  沈穆清无声地望着沈箴,眼中流露出哀求。
  沈箴却是眉头微皱。
  他需要女儿的一个承诺……但看着沈穆清悲伤的眼神,他心里一软。
  她还是个孩子呢……让她放弃一个像萧飒那样漂亮又聪明的男孩子,难免会犹豫和迟疑……
  “让他进来吧!”沈箴退步。
  沈穆清很是感谢。
  至少,沈箴还愿意听听萧飒的消息——说不定,事情就因此而有了转机呢?
  她高声吩咐小厮带六禄进来。
  六禄今年十二岁,还没有开始长个子,神色稚嫩。
  他给沈箴和沈穆清行了礼,沈穆清问他:“你去连升客栈见到萧家大老爷和大太太了没有?”
  六禄望着沈氏父女,目光有些畏缩:“回老爷和姑奶奶的话,萧大老爷和大太太都没有回来,我还去西直门那边问了卖茶的,说没有看见迎驾的人回城……”
  果然被拦在了城外。
  沈穆清如被冷水淋身。她拉着沈箴的衣袖,泪盈于睫:“老爷,您快想想办法吧?要不然,萧飒他就是过了今夜,只怕也过不了明天……”
  沈箴目光凝重,慢慢地从沈穆清含泪的眼睛落到她紧紧捏住自己衣袖的手上:“穆清,你静下心来,自然能想明白。就算我说服了王阁老,就算萧飒侥幸能留下一条命来,可他以后只怕是没有什么好日子过……我是不会让你去受苦的。你想好了,要我出手,以后就不要再见萧飒了!”
  沈穆清脸色苍白地望着沈箴,语带侥幸地:“老爷,您是不是在答应营救萧飒的时候,就已经做了这个决定?”
  沈箴犹豫了片刻。
  “您就跟我说实话吧?”沈穆清望着沈箴的目光隐含悲切。
  “不错!”沈箴有些艰难地道,“我已经错了一次,不想再错一次了。”
  “可什么是错?什么是对?”沈穆清的泪水轻轻地滑落在洁白如玉的面颊。
  她以为萧飒对她只是年少的迷恋,可他却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安排她的未来……她以为萧飒对她只是距离的美感,可他却愿意为这美感放下高傲的心去为她所在意的人东奔西走……
  沈穆清的目光迷茫,她想到了锦绣做媒的蒋越:“是不是只要有人愿意娶我,我就应该感恩戴德……”
  “至少你还能锦衣玉食地活着!”沈箴厉声打断了沈穆清的话,表情中第一次出现了毅然绝然的坚定,“这就是对!”
  沈穆清望着沈箴坚定的目光,泪水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沈箴看着眼神一沉,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叫了小厮进来:“去,把常师傅请来!”
  沈穆清惶恐地望着沈箴:“您,您找他干什么?”
  今天的沈箴,让沈穆清害怕,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心无芥蒂地信任他。
  沈箴玲珑心肠,自然能感觉到女儿对他情绪上的细微变化。
  他苦涩地笑:“马上城中要宵禁了,我让他帮着送几封信!”
  “那您愿意救萧飒了?”沈穆清惊呼,语气中全是不敢相信的喜悦。
  沈箴没有作声,走到书案前开始写信。
  沈穆清一怔,忙挽了衣袖给沈箴磨墨。
  期间,她几次踮脚偷窥信的内容,大致猜出了信中的内容。
  第一封信是写给闵先生的。他把沈穆清的所见告诉了闵先生,并请闵先生想办法以王清朋友的身份向国舅爷林永救援,想办法让王清回到京都。
  第二封信是写给王盛云的。他同样把沈穆清的所见告诉了王盛云,却在信中劝他,世人都知道太上皇回到了京都,如果不举行一个仪式请进皇宫,只怕令后人诟语。还道:今上之意人皆尽知,太上皇回到禁宫,内阁已是仁至义尽。在信中暗示王盛云先把人接回去,以后是生是死,与臣工们没有关系。
  第三封信却是写给石进的。他告诉石进,曾菊千里护驾归京,今上知道后只怕会责怪曾菊,请他看在军中人才凋零的困境下保住曾菊。
  他的信还没有写完,常惠已到。
  常惠很关心萧飒的未来,离了沈家,又很难知道萧飒的消息。所以他没事就跑到沈家来,帮着园丁给温棚扫雪,或是帮着小厮喂马,几天下来,倒和沈家上上下下都混熟了。
  听到沈箴有事找他,他立刻跑到了书房。
  知道了沈箴叫他的来意,常惠笑道:“您就放心吧!要是连巡夜的官兵都能把我抓住,我常惠的名字就得倒过来念了。”
  沈箴依旧有些不放心,反复向他解释:“飞鱼卫的人闻讯而来,肯定是事先就派人监视着西山那边的动静,如今又带着几百骑人马将人拦在了城外让我们音讯全无……常惠,这件事关系到太上皇的生死,关系到朝廷、社稷的安危,你一定要想办法把信送到三位大人的手中。要不然,你之前的三趟八河就算是白跑了!”
  常惠咧嘴一笑,把信贴身放在了怀里:“您就放心吧!信在人在。”
  沈箴点了点头,郑重地道:“一切就都拜托常师傅了。”
  常惠点了点头,揣着信走了。
  “老爷!”沈穆清欲言又止,很想问清楚刚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萧飒如果能回来,自己还能不能见他?
  可惜她刚喊出口,外面的小厮通禀:“姨娘来了!”
  沈箴深深地看了女儿一眼,径直答了小厮一声“让她进来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