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好事多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寿比南山(粉红票400加更)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七章 寿比南山(粉红票400加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梁渊是遗腹子,当年为了定远侯这个爵位,太夫人与嫡亲的两房早已无什么来往,反而和叔伯的几房走得亲。所以她嫡亲的两个妯娌坐在外面的抱厦和亲戚们说着话,叔伯的几个妯娌却带着孙子、曾孙在堂屋给她磕头拜寿。
  太夫人笑呵呵地望着急几个孩子,忙吩咐紫娟打赏。
  孩子们接了赏钱,就被妈妈们领了下去。
  “还是您有福气啊!”其中一个满头银丝的妯娌笑道,“侯爷做了总兵,孙子又中了进士……这家业到了您的手里,可是一日比一日旺啊!”
  太夫人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得意,脸上却露出谦虚的表情:“那时候,还是亏了几位帮我们孤儿寡母的说话。这恩情,我可是到今天都没有忘的!”
  几个人说着话,簇拥着太夫人坐到了临窗的大炕上,几个老妯娌散坐在了大炕旁的搭着大红罗坐垫的太师椅上。
  丫鬟们像彩蝶似地穿梭其中,服侍着茶水。
  有个穿着油绿色通袖袄的老妇人喝了一口茶,笑道:“寿宴的时候,怎么没有看见三少奶奶啊?”
  太夫人叹着气点了点头:“她给我拜完寿就去了娘家——沈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家里也没有个主持的人。还好皇恩浩荡,把关起来的下人们都放了出来,不然,可就真的乱成一团了。”
  有人点头:“这也是三少奶奶有这本事能当得住家,要不然,她一个小姑娘,哪里支得开。”
  太夫人点头:“我这个孙媳妇的确是少有的贤德……”
  大家都纷纷说起沈穆清的好来。
  太夫人听着,神色间闪过一丝不耐烦。
  有个面容削瘦的妇人就夸张地“哎呀”了一声,笑道:“三婶,今天是老夫人的大好日子,您提这个做什么?今天可是太夫人的好日子!”
  那人回过神来,笑道:“是啊,是啊!看我这记性……”
  众人一说一笑,正热闹着,外面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还夹杂着欢声笑语。
  “这是什么?”屋里有人好奇地问。
  太夫人笑呵呵地道:“是烟花。富华公主特意叫了浏阳做烟花的班子过来,说是给我祝寿的!”
  “哎呀,连公主都来了……”
  妇人们或笑,或奉承着,把太夫人的脸笑成了一团盛开的菊花。她喊了紫娟,“这天还没有黑下来,怎就放起来了?”
  紫娟在听到动静的时候就出去打听了,太夫人问话,她立刻笑盈盈地道:“是富华公主与大少奶奶、二少奶奶还有冯家的表姑娘一起,在后花园试着放了一个——正经的烟花,要等天全黑了才放。”
  太夫人微微含颌,对旁边的人道:“等会我们去水榭那边看烟火去!那里看着清楚,老姊妹们也可以趁机说说话儿!
  *
*
*
*
*
*
  后花园里,穿红着绿的丫鬟妈妈簇拥仪态万方的富华公主缓缓地朝太湖石砌成的假山走去,王温蕙、蒋双瑞和冯宛清施施地跟在她身后。
  “等到晚上,我们就在这里看烟火,”富华公主指着山顶一座八角的红柱凉亭道,“肯定很漂亮。”
  王温蕙矜持地笑道:“让公主费心了!”
  富华公主回头笑望着王温蕙,神情俏皮,哪里还有在人前的雍容华贵。
  “我也是想找个理由玩耍一番罢了!”
  “却让我们得了好处!”蒋双瑞掩嘴而笑。
  富华公主望着蒋双瑞嘻嘻笑起来。
  王温蕙知道富华公主一向与蒋双瑞亲近,不一定喜欢自己陪着。想到刚才她提出要到凉亭里看烟花,又想这季节凉亭的风大,遂笑道:“二弟妹陪着公主逛逛吧!我去吩咐妈妈们把凉亭周围挂上幔帐,免得等会去看烟火着了凉。”
  冯宛清一听,立刻道:“大表嫂,我帮你!”
  “温蕙不亏是做大嫂的,我们跟着,总能享享福。”富华公主笑夸着王温蕙,却拦了冯宛清,“你现在可是客人,等过了门,再献殷勤也不迟。”
  冯宛清大为尴尬,脸色涨得通红。
  王温蕙淡淡地笑了笑,说了几句场面上的话就告辞了。
  蒋双瑞就责怪富华公主:“你真是的,当着大嫂说这样话的!”
  富华公主和蒋双瑞最投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蒋双瑞把她当成自己的姊妹一样。
  她嘴一嘟,道:“我就是看不得她那假惺惺的贤良样子。”
  蒋双瑞知道富华公主是在为自己抱不平,很是感激,拉了她朝东边去:“我们别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看我们贵姐去,白白胖胖的,不知道多可爱!”
  富华公主有三个儿子,没有女儿,很稀罕贵姐,还戏言说要和蒋双瑞做儿女亲家。
  听说去看贵姐,她笑着和蒋双瑞去了祥云院。
  因为太夫人的寿诞,贵姐穿了件大红色百花穿蝶的氅衣,衬得一张小脸晶莹玉般的漂亮。
  富华公主见了立刻抱在了手里:“把她送给我吧!”
  蒋双瑞想以冯氏对这个孩子的态度,还真的就起了和富华公主结亲家的心思。
  她笑道:“好啊,你喜欢就抱回家!”
  富华公主正色道:“真的。我可就抱回家了!”
  蒋双瑞也肃然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富华公主笑道,“回去就和驸马商量。”
  蒋双瑞点头,冯宛清听了忙朝着富华公主和蒋双瑞屈膝行礼:“恭喜公主,恭喜二表嫂了!”蒋双瑞还礼说谢谢,富华公主听着那称呼却是眉头一皱,道:“宛清,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真的准备嫁给梁季敏作妾室啊?”
  看样子,这个问题她们之间已经讨论过多次了。冯宛清并没有露出异色,只是低下了头。
  富华公主还试图说服她:“你知不知道,你一旦进了梁家的门,以后就再也不能这样称呼我们了?”
  “公主,这都是我的命!”冯宛清眼角微红,语带哽咽地道,“我已经认命了!”
  蒋双瑞和富华公主交换了一个眼神,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
  三人无语,屋子里有了短暂的沉静。
  蒋双瑞看着这气氛不好,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就听见嫣红在帘外禀道:“二少奶奶,大少奶奶身边的丁香姐姐过来了!”
  来的真是时候!
  蒋双瑞正愁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听了忙道:“快请进来!”
  富华公主奇道:“你什么时候和老大这么好了!”
  蒋双瑞白了她一眼,低声道:“你难道想我天天和老大上演全武行啊!”
  富华公主嘿嘿一笑,没再作声,一旁的冯宛清却若有所思地睃了蒋双瑞一眼。
  丁香分别给富华公主、蒋双瑞和冯宛清行了礼,笑道:“我们大少奶奶想请冯姑娘去叠翠院陪陪二姑娘——如今三少奶奶不在,身边的丫鬟妈妈也都带到了沈家,二姑娘如今一个人在叠翠院。”
  家里的客人很多,梁幼惠一直待在叠翠院里不敢出来,给太夫人拜寿的时候,还是蒋双瑞陪着一起去的。
  富华公主一听,立刻对冯宛清道:“快去吧!你们两人从小就好,见了你,她定十分欢喜。”
  冯宛清给富华公主和蒋双瑞行了礼,跟着丁香去了叠翠院。
  富华公主望着冯宛清远去的背影,眼中有着深深的担忧:“沈穆清的脾气,好吗?”
  蒋双瑞笑道:“什么脾气不脾气的,她今年才十三,还是个孩子呢!”说着,眼神又一暗,“以后怎样,那就谁也说不清楚了!”
  “也是!”富华公主也很感慨,“谁又天生是个坏脾气呢?”
  一时间,各自想着各自的心思。
  有人就闯了进来:“二嫂,二嫂,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两人抬头一看,是梁幼惠。
  她嘟着个嘴,很不高兴的样子。
  蒋双瑞忙喝斥道:“公主在这里,还不快快行礼!”
  梁幼惠已见到了富华公主,蒋双瑞开口时,她已屈膝拜下。
  富华公主是知道她情况的,忙将她扶了起来,吩咐人给她看座。
  梁幼惠坐下来,逗着贵姐玩:“你们都不在,真是闷死我了!”
  富华公主见她只身前来,又说这样的话,不由奇道:“怎么,宛清没有陪着你吗?”
  梁幼惠很是不高兴的样子,道:“三哥回来了,说要和宛清表姐说几句话——我没地方去,在路上闲逛,看到了嫣红,知道你们回来了……”
  蒋双瑞却听得一怔:“三叔回来了?他不是和三弟妹去了沈家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说是三嫂让三哥回来拿个什么砚台……沈老爷想写几个字!”
  三个人在祥云院逗着贵姐,好一会,也不见冯宛清折回来,富华公主有些不安,商量蒋双瑞:“要不,让人找找去。”
  蒋双瑞沉思片刻,道:“也好。毕竟是没有过门——今天亲戚这么多,沈夫人又刚葬,要是有个闲言闲语的传出来,大家脸上都不好。”
  富华公主点头,蒋双瑞就叫了嫣红去找。还悄声地吩咐她:“千万可别惊动了旁人。”
  嫣红应声而去。
  过了好一会,她脚步如风,神色惶惶地走了进来。
  “二少奶奶,我,我看着情景不对……”她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子挂在额头上,“大白天的,竟然关了门……我,我不敢叩门……”
  富华公主和蒋双瑞脸色俱变,“哎呀”一声站了起来。
  梁幼惠侧头望着她们,懵懵懂懂地道:“怎么了?我不想人烦我的时候,也会关了门啊?”
  两个人目光复杂地落在了梁幼惠的身上。
  (哎!叹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