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好事多磨 > 第七十四章 穷则思变

我的书架

第七十四章 穷则思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嫁过来的时候,娘让别打家具,太太就把打家具的钱折给了我们。”一边给冯氏捶腿,一边笑道,“一共有四千两银子呢!”
  冯氏笑道:“是吗?”
  身子却是一僵。
  沈穆清看着微微一笑。
  这可是没有上礼单的。
  她点头道:“太太说,您事事都为我打算,让我也要好好的孝顺您,把您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看待。”说着,从衣袖里掏出一个荷包递给冯氏,“我年纪轻,不懂事,这么多的钱,还是娘帮我们管着的好。”
  冯氏目光锐利地观察着沈穆清的表情。
  沈穆清笑容不减,表情真诚而坦然。
  就有犹豫从冯氏的眼中一闪而过。
  沈穆清目光流转,摇着冯氏的胳膊撒娇:“娘,我虽然跟着太太管家,可太太总说我花钱大手大脚的……在我心里,您和太太是一样的。以前有太太管着我,现在我可全指望您了!”
  冯氏眼中的打量渐渐散去,有了几分笑意,沉吟道:“既然如此,我就帮你们管起来——等你们要的时候,再给你们。”
  沈穆清笑眯眯地向冯氏道谢,然后感叹道:“我还有一千两银子的压箱钱。不过,我听二妹妹说,家里有头有脸的管事妈妈每月的月例是二两,丫鬟是一两……我这边,管事妈妈是五两,丫鬟是二两。我就想着,上面还有太夫人、夫人,三位嫂嫂,要是我依了旧例,只怕是其他屋里的妈妈、丫鬟心里浮燥,要是不依旧例,又怕陪房的妈妈回去抱怨。就想着不如变个法子,我从这一千两的压箱钱里拿出一些来,按照这春节、端午、中秋的节气,还有这夏天、冬天发些过节费、冰炭费什么的,把他们差的这部分给补齐了。你看这样妥不妥?”
  冯氏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叹道:“本来呢,梁家这旧例都有上百年了,早就该随时这行市涨一涨了。可毕竟是老祖宗们定下来的规矩,谁当家也不好开这个口。你能想到两位嫂嫂,行事又这般的周全,我听了很是欣慰。不过,你要记住了,不管怎样,你总是三房的。”说到最后,话里已有了几分严厉。
  “娘的吩嘱我谨记在心!”沈穆清忙不迭地点头,“我一定会尊敬大嫂的。”
  冯氏见她态度温顺,微微点了点头,笑道:“说起来,你大嫂那边的几家陪房也是拿着年节费做幌子用梯己的银子补差额。你就照着你大嫂的办吧!”
  “是!”沈穆清恭敬地应着。
  等沈穆清一走,董妈妈就笑着奉承冯氏:“太太,三少奶奶年纪轻轻的,做事却这般的稳当,真正是难得。”
  冯氏很满意地点头:“先就听过她的贤名,只道是阿谀奉承之辈以讹传讹,没想到还真是伶俐……”说着,就望着那荷包叹了一口气,“要是我们家幼惠能有她一半的机敏就好了。”
  “二姑娘天天跟着三少奶奶,不学也要看会的,你就放心吧!”董妈妈安慰着冯氏。
  “但愿如此吧!”冯氏苦笑。
  *
*
*
*
*
*
  从桂蔼园里出来,英纷低声问沈穆清:“三少奶奶,您这样,妥当吗?”
  沈穆清停下脚步,回望着桂蔼院屋檐下高高悬挂着的大红灯笼,神色平静:“有什么不妥当的。我不交了底给她,她不知道我到底带了多少嫁妆来,只怕是心里更慌。”
  英纷犹豫道:“既然要交,为什么不交给太夫人?”
  沈穆清轻轻地摸着披风上毛茸茸的紫貂毛,淡淡地道:“对太夫人来说,大少爷也好,二少爷也好,都是他的孙子,可对夫人来说,却不是这么回事!”
  英纷不解道:“三少奶奶是要把大少奶奶给比下去吗?”
  沈穆清低声笑起来:“傻英纷,我把大少奶奶比下去了,还不知道让谁捡了便宜去。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干什么。我只想把自己的日子过舒适才是正理。”
  英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她们回到叠翠院,沈穆清并没有直接回正屋,而是去了后面的退步。
  李妈妈躺在床上吭着小曲,月桂坐在她旁边给她捶着腿。
  看见沈穆清进来,李妈妈一个激灵地坐了起来。
  “三少奶奶,这个时候,您怎么来了?”李妈妈陪着笑脸。
  沈穆清笑道:“趁着从婆婆那里回来的机会到你这里转一圈。”
  李妈妈会意,立刻叫了月桂:“去,看着点。”
  月桂应声而去。
  李妈妈立刻低道:“照您的吩咐去打听过了。管厨房的是太夫人的陪房黄妈妈。早几年,二少奶奶没有身孕,大少奶奶常借着孩子要吃东西指使大厨房的送吃食,二少奶奶抱怨过一次,结果太夫人发了话,说让先顾着孩子们。这样一来,大厨房里不免行事有些偏颇。刚开始的时候,是疏忽了二姑娘——新竹院离大厨房远些。夫人发了一顿脾气,可因为管厨房的是黄妈妈,也是雷声大雨点小。”
  “现在二少奶奶怀了身孕,自然是最大的。”沈穆清冷冷地道,“而三少爷却是最能忍的人,所以忙起来了疏忽一下三少爷也是没有什么事的。”
  “看三少奶奶说的。”李妈妈笑道,“三少爷那是性情温和。这大家大族的事,就是这样。”
  是啊,她是在李氏的羽翼下过习惯了,所以忘记了这个世界有多冰冷。
  “让月桂以后每天都回去一趟,看看太太那边有没有什么交待的。”沈穆清很郑重地吩咐李妈妈。
  是怕太太的病情有什么变化吧!
  李妈妈思忖着,连声应是。
  从退步出来,沈穆清去看了梁季敏的澡堂子,然后去了梁季敏的书房。
  梁季敏并没有看书,而是在练字。
  沈穆清还以为他还在为中午饭的事生气。笑盈盈地就走过去看他写的字:“相公练的是柳公直的法贴啊!”
  梁季敏放下手中的笔,笑道:“你师从闵山先生,自然是见识不凡,让你见笑了。”
  沈穆清没有吱声,而是很认真地观看梁季敏的字。
  梁季敏先前所说,也不过是客气话罢了,现在见沈穆清看的这样严肃,心里不由有了几分忐忑,轻声问道:“怎么?可是失望之极?”
  沈穆清听出他声音的紧绷,知道他那看似随意的问话实际上却很在乎。
  她佯装满脸肃穆地道:“布白舒朗,清秀洒脱……真是字如其人啊!”说到最后,已忍不住掩嘴而笑。
  梁季敏一怔。
  灯光下,沈穆清雪白的面庞光洁如玉,一双大大的眼睛盼顾生姿,流露出狡黠灵慧。
  他心中一慌,拼命想要掩饰这种不安。
  “真的吗?”梁季敏直觉地想去和沈穆清讨论他写的字——好像只有这样,大家就会在一个安全的范围内。
  他伸手想抓住宣纸的一角,却鬼使神差地一手按在了暖砚炉上……
  梁季敏“哎呀”一声,吃痛地挥手。
  桌子上的笔筒笔格笔屏一下子“稀里哗啦”全扫在了地上。
  沈穆清没想到会这样——自己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竟然会搞得梁季敏烫了手。
  转瞬间又想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如果因此而不能写字了,或是耽误了会试,她岂不成了梁家的罪人。
  沈穆清心里一个激灵,一手拎起梁季敏被烫的手,一手拿起水中丞就朝他手上淋去……
  那边十色也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意外,急得大哭:“这可怎么好,这可怎么好……”
  梁季敏却笑着安慰他们:“没事,没事,就是被烫了一下。去弄点香油抹在上面就好了。”
  沈穆清只知道被烫了的紧急处理法就是用冷水冲,不知道还能抹香油。可这个时候,病急了也乱投药,忙催十色:“快去,快去。”
  十色慌慌张张地去了,沈穆清接着梁季敏走到羊角灯下细看。
  红了,但没有起泡……这应该不算很严重吧!
  她呆呆地想。
  “别怕!”梁季敏的声音温柔如水,“要是别人问起来,你千万别承认就是了。”
  沈穆清吃惊地抬头望着梁季敏。
  这件事,并不是自己的责任吧!
  “家里的事已经够多的了。”梁季敏目光沉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沈穆清来找梁季敏,就是希望能得到他的支持,现在梁季敏劝她忍让,她也顾不得和梁季敏去讨论烫手的事谁对谁错,一心只想着怎样说服梁季敏。
  她大大的眼睛立刻噙满了泪水:“季敏,难道我们要这样永远委屈下去吗?”
  梁季敏浑身一震。
  昏黄的灯光下,眼角晶莹的泪珠如露珠般闪烁着七彩的光芒,让他好似回到了那个夏日的黄昏,面对着闪烁着金色波光的湖面……
  他情不自禁地捧住了那张粉白的脸,大拇指轻轻擦试着那滚落而下的水珠:“你相信我,我一定会金榜提名的,到时候,我和你,还有幼惠,我们去过我们想过的日子,我再不让你受任何的委屈……”
  轻柔的声音像是怕惊飞的枝头的鸟,看她的眼神却如坠入晨雾般的迷离——好像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
  沈穆清心中一颤,连连后退,摆脱了那双如珍似宝地捧着自己脸庞的手,靠在了书架。
  “你怎么了?”沈穆清的举动让梁季敏身子一震,他脸上露出了如春风般和煦的笑容。
  火石电光中,沈穆清却是倒吸了一口凉。
  原来,梁季敏的笑容,并不是情绪的流露,而是恰恰相反,是掩饰他情绪的一张面具。
  (姊妹位,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又只有一章……不过,电来了……O(∩_∩)O哈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