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好事多磨 > 第二十五章 暗流汹涌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暗流汹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章婆子满心欢喜,点头如捣蒜:“夫人真是菩萨心肠!”
  李妈妈就叫人带改名叫璞玉的秀枝退了下去。
  璞玉笑嘻嘻地和章婆子打招呼:“你要记得帮我的辣椒浇水,还要常常来看我!”
  章婆子眼中闪过一丝伤感,重重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事就有些乏善可陈了。
  几个小姑娘循规蹈矩地回答了李氏的提问,基本上都称得上口齿伶俐。六个中有三个比较出色。一个是最先站出来的,叫耿湘莲,今年刚满十岁,不认识字,但会打算盘,说起话来简洁利索,条理分明。另一个叫鲁金枝,今年九岁,回答李氏问题的时候趁机推销自己,说会上灶。还有一个和耿湘莲一样,也是十岁,小小年纪,却长得脸若桃花,眉若新月,相貌十分的出众,问名字,说叫陶惠。
  李氏问话的时候,陈姨娘不时拿眼睃那个叫耿湘莲的。
  待李氏问完了话,汪妈妈就指耿湘莲笑道:“太太,你说巧不巧,竟然和姨娘屋里放出去的大丫鬟一个名字。”
  李氏就淡淡地笑了笑,道:“嗯。这孩子的确不错。等会带下去好好地调理调理,行的,留下来拔到姑娘屋里服侍,不行的,找章婆子来领走。”
  几个小姑娘一听,神色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汪妈妈就撇了陈姨娘一眼。
  陈姨娘却垂着眼睑,看不出什么表情。
  李氏叫了汪妈妈和章婆子去交割银子,李妈妈则带着几个新买的小丫头退了下去。
  章婆子的脸笑成了一朵花,和汪妈妈敲定了大的三两五钱银子,小的五两银子的卖身钱,把这桩卖买做成了。她拿了银子到李氏那里辞行,李氏赏了她一两银子,一匹月白色绫缎。章婆高高兴兴地接了,谢了又谢,这才告辞,领了几个没被选上小丫头走了。
  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沈穆清陪着李氏吃了午饭,汪妈妈就进来禀道:“太太,富源行的送了鳗鱼和桔子过来。”说着,转身朝着沈穆清眨了眨眼睛,“那鳗鱼还养在木桶里活蹦乱跳的,姑娘想不想去看看!”
  沈穆清已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笑道:“鳗鱼吗?我还没见过活的鳗鱼呢!”
  李氏见她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笑着:“去吧!去吧!记得早些回来,等会还要去进财媳妇那里。”
  沈穆清笑着应了,和汪妈妈一起出了门。
  待走到了穿堂,汪妈妈低声地道:“刘先生来了——姑娘这脚,得早点瞧瞧才行。”她声音里有着浓浓的歉意。
  沈穆清就感激地望了汪妈妈一眼。
  两人从朝熙堂外的夹道回了安园,刘先生早已经在抱厦里等了。
  汪妈妈就拿了清风散出来。
  刘先生闻了闻,又挑了一点放在嘴里尝了,忍不住嚷了起来:“这是谁开的方子,这又不是恶伤,用什么雄黄、麝香……用我自制的红玉膏吧!”
  落梅几个忙打水给沈穆清洗脚,重新上了刘先生制的红玉膏,送了沈穆清回李氏那里。
  沈穆清下午就跟着进财媳妇学做年糕,用面团小兔小马地捏了满满一蒸笼,结果晚饭的时候朝熙堂的丫鬟媳妇婆子全吃的是年糕。
  晚上回到屋里,沈穆清先看了脚,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想到中药的疗效慢,沈穆清也只好忍着痛耐心地等待。
  小丫鬟进来上了灯,她赤着脚倚在大引枕上借着炕几上的灯光给镇安王妃绣手帕。刚绣了几针,沈月溶来了,还带着她的针线活。两人说说笑笑地做会针指,看着夜色深了,沈月溶这才回了香圃园。
  就这样过了两天,沈总管来给沈穆清回信,说拜贴和沈箴的亲笔书信都已送到了金城坊武衣库胡同的祥发绸布店,常、孙两位师傅那里,也已去祭拜过了。
  “知道那祥发绸布店的东家是谁吗?”沈穆清思忖良久,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汪大总管别有深意地笑道:“是山西临城萧家的。可那铺子却是叶素叶大人的。”
  沈穆清微微吃惊。
  金城坊的武衣库胡同,就是一处专门为兵部囤积战袍甲衣的,叶素做为户部给事中,铺子竟然租给萧家在那里开了一家绸布店,这其中有什么奥妙,已是不言而知了。也难怪就是汪总管,脸上也不由流露出几份异色来。
  “你把拜贴送过去,那边没什么反应吗?”
  “是大掌柜的接过去的,赏了小厮每人五两银子,还说,过两天就会来拜访老爷。”
  萧飒要过来吗?
  沈穆清脑海里就闪过了那张俊朗却带着倨傲表情的脸。
  来拜见沈箴的时候,又会是怎样一副表情……是神色恭谦却目露骄傲?是锋芒毕露恣意飞扬?或是,落落大方不卑不亢……
  她想想就觉得有意思。
  不过,真是奇怪,自己为什么就没有想到他会忐忑不安青涩腼腆呢……
  沈穆清支肘,捏着自己的下颌,突然有点期盼萧飒的到来。
  “姑娘,要不要交待门房一声,”汪大总管窥视着沈穆清的神色,“也免得怠慢了人家。”
  “不用!”沈穆清已是眼角含笑,“这个人,办法多的是。你别管了。”说着,想起了常、孙两位师傅,眼神又不由地暗了下去,“常师傅和孙师傅那边,镖局里是怎么安排的?”
  “常师傅上有高堂,下有妻儿,局子里给在老家买了二十亩地,一匹马,一辆大车,给一百两银子的追抚。孙师傅父母早亡,又没有成家,因此都折成了银子,给了他一个本家的侄儿,让给造坟立碑供奉香火。”汪总管说起来,也有些稀嘘。
  沈穆清沉吟道:“知道常师傅的老家在什么地方吗?”
  “就在沧州,离这也不远。”
  “他家里还有没有兄弟能帮衬他的?”
  “说早年有个兄弟,和父母吵了几句嘴,离家出走了,有快二十年没有音讯了。”
  也就是说,老的老,小的小,二十亩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还要风济雨顺,才免强够一家子过上一年的。一百两银子,有出无进……
  “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沧州吗?”
  “说等做完了常师傅的七七就回去。”
  沈穆清叹了一口气:“让常师傅的媳妇回去之前,来给我辞个行!”
  汪总管直点头,道:“要不要我跟老爷说一声,从外院的帐上给姑娘支点银子。”
  “你看能支多少就多少吧!”钱多米多不如日子多,沈穆清手里虽然有私房钱,可有填窟窿的时候,她是一点也不会客气的。
  ******
  萧飒果然两天以后来了。
  那天正是沈箴的沐休日,她们一家刚刚吃完早饭,沈箴和李氏坐在西稍间临窗的镶木床上,沈月溶和沈穆清则一右一左地坐在床边一张小杌子上,陈姨娘和汪妈妈、田妈妈则垂手立在一旁,看着站在屋子正中的大舍摇头晃脑地背着《三字经》。
  “不错,不错。”沈箴老大宽慰,笑望着田妈妈,“你照顾得很好!”
  这田妈妈原是陈姨娘的乳姐,从小和陈姨娘一块长大,亲如姊妹。她自己的孩子生下没一个月就夭折了,又为这事和夫家合气,这才到沈家做了乳娘。听沈箴这么一说,她眼珠子微转,忙屈膝行礼,笑道:“老爷夸奖了。说起来,这都是姨娘的功劳——每天晚上都教哥哥认一个字……”
  陈姨娘听了,神色有些慌张地跪了下去:“老爷,妾身并无他意,先也只是教着玩,没想到舍哥记性好,一学就会,妾身见了,这才……并没有那越僭之心……”一边说,一边窥视沈箴的神色。
  李氏的眉头就几不可见地蹙了蹙,展颜笑道:“看你,老爷也没有责怪的意思。”说着,就笑望着沈箴道,“说起来,是我失察了,没想到舍哥小小年纪,已有这般的聪慧,能读书了。不过,孩子启蒙,是大事,不是认几个字就行的,还要学着其中做人做事的道理。要不然,我也是读了十几年私塾的人,寄姐那会儿,怎么一个字也不敢教。”
  沈箴点头,对陈姨娘道:“你起来吧。”
  陈姨低低地应了一声“是”,有些畏缩地站了起来。
  沈箴就商量李氏:“我看,既然大舍有这天份,不如过了年,请个先生在家里坐馆,让舍哥提早入学。”
  李氏笑道:“老爷这样决定,再好不过。常言说的好,因材施教。看舍哥这势头,我们家怕是又要出进士了。”说完,就望着大舍笑了起来,“舍哥,你说是不是!”
  小孩子是最敏感的。
  他望了望一旁垂睑低头的陈姨娘,又望了望满面笑容的李氏,期期艾艾的,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沈箴不由调侃道:“希望不要是个读死书的就好。”
  李氏则笑道:“他年纪还小,没定性,跟着什么人,学什么人。你好好给他找个先生,自然就会成材了。”
  正说着,有小厮进来通传:“户部给事中叶素和萧飒求见老爷。”
  沈箴很是茫然,还是听到沈穆清“啊”了一声,这才记起来萧飒是谁。
  他“哦”了一声,先是吩咐了欧阳晖去见萧飒——欧阳晖是跟了沈箴近三十年的幕僚。
  沈箴根本不会见萧飒……
  沈穆清有些汗颜。
  她总是会忘记沈箴的身份……
  小厮应声而去,沈箴转身,眼角扫过沈穆清时,他又改变了主意:“请他们到花厅坐。”
  (存稿本不多,加上这段时间一直很难抽出时间写文,想加更,但一直没能实现……苦笑……只能视写文的进度来加更了……但一定会提前通知大家,不便之处,还请大家谅解!明天中午12点左右会加一更。每增加300分加一更的承诺依旧不变……请手中有票票的姊妹还能一如继往地支持吱吱,谢谢大家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