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怪茶话会 > 第四章 试验

  萧骁出了一会神,怔怔望着窗面上的自己的脸,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只是在发呆而已。

  超人什么的,果真还是太不切实际了吧?

  可能本来就是一个小伤口,愈合的快一点也很正常吧?

  ......

  算了,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只要做一个简单的试验就可以了。

  念此,萧骁的心里突然焦躁了起来,手指用力、攥紧了那本黑色的笔记本,大踏步的向电梯走去。

  ......

  直到看不到图书馆的影子,萧骁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摸摸手中的笔记本,心神定了下来。

  明媚过头的日光下,萧骁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了笔记本的些许变化。

  黑色的封皮有着奇特的质感,似金似玉,又似古檀老木,有着一抹厚重陈旧的韵味,其上隐约宛转出繁复奇诡的纹路,透着微微的银芒,银芒中渗出丝丝的血色,似乎预示着不详。

  对于笔记本的异变,这段时间饱受“锻炼”的萧骁惊诧了一下就很淡定的接受了,自己的身体可能都发生异变了,那么区区一本笔记本发生异变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

  回到寝室,其他人都不在,刚刚方便了他。

  怀着几分慎重之心,萧骁小心的放好如今看起来分外“高大上”的黑色笔记本。

  眼神一扫,便看到了老大桌上没有收起来的瑞士军刀,他抹了抹锋锐的刀刃,默默做了一个深呼吸,才终是狠下了心,对着自己的手指割了下去。

  一开始他并不敢割太深,看到出血就立马停了下来。

  嘶~真痛,简直自虐啊,萧骁一边吐槽一边睁大双眼,眨都不眨的盯着自己的手指。

  竖起的手指上一条明显的刀痕,能看到翻卷的皮肉,有血缓缓渗出。

  ......

  嗯?萧骁拿纸巾抹去了手指上的血迹,发现本该受伤的手指却是皮肉光滑,哪还有一点先前的刀痕。

  好快,萧骁明明眼都没眨,再去看时,手指却已经好了。

  看来,刀割浅了。

  有了这一次的尝试,萧骁有了些底气。

  同样的指头,这次却几乎要把指头割断了。

  他也是个狠的,不耐烦一次次尝试,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但是,他看着自己大出血的指头,有了一些慌乱,他本也没有想割的这么深的,只是一下子力度没掌握好,割过头了。

  毕竟,割自己他可是新手,业务不熟悉也情有可原,但受苦的可是自己啊。

  萧骁欲哭无泪,要是手指真断了怎么办?

  ......

  咦,好像不怎么痛了?

  他的目光奇特的注视着自己的手指。

  前一刻的他还在惶惶然自己下手太狠,害怕手指真的断了该如何是好?

  甚至都不敢去碰触伤口,只敢虚虚合拢着,预防手指真的顺从万有引力,就此掉了下去。

  后一刻却惊诧的发现手指上的血液根本没有增加,本来摇摇欲坠的手指已经完好如初了。

  他下意识的曲了曲手指,没有一丝的痛感甚至不适。

  他凑近了几分,使劲揉了揉眼睛,先是小心翼翼地轻碰了一下一片猩红的手指,下一刻就有几分粗鲁的摩挲着自己的手指。

  哈,真的好了!就在这短短的一分钟都没有的时间里!

  紊乱紧绷的心跳终于落回了实处,转眼间又提得高高的,然后重重的落下,萧骁有些晕眩感。

  萧骁拿纸巾缓缓拭净手上的血迹,本该有着深深刀痕的手指恢复如初,手指曲合间没有一点的滞碍与痛感。

  这本该发生在小说里的情节却真实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他有种恍惚的做梦感。

  有了这两次的实验,萧骁放开了手脚,在自己的身上到处割来割去。

  他并不是像有些小说里的主人公那样的刀枪不入,所谓的只是在皮肤上留下一个白色的印子,而是惊人的恢复力,受了伤不需要治疗,伤口很快就会愈合,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

  萧骁不禁怀疑,难道自己在睡梦中被外星人捉去做实验了吗?

  ......

  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少目前来看,这是好事,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萧骁对于自己以后“打不死”的小强体制,很是有几分的沾沾自喜。

  他没有测出自己身体愈合的极限,毕竟他可没有自虐倾向,自己割自己已经是最大限度了,再往狠了伤害自己,他可下不了手。

  而且,在他看来,这种程度的自愈程度已经足够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哪会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除非真的是倒霉至极,遭了天灾人祸的意外事故。

  真那样,他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呵,哥也能享受一把主角待遇了,萧骁的心情颇为愉悦。

  ……

  对于自己身子莫名其妙的变化,萧骁并没有想太多,颇为淡定的接受了,并且适应良好,毕竟是好事。

  只不过他可没有乐过头,小说看了这么多,想也知道,毫无顾忌的暴露自己的特殊会遭来什么后果,他可没有被抓到实验室当小白鼠的打算。

  所以,萧骁也只能自己暗搓搓的偷着乐了。

  只不过,再次走在熟悉的校园里,他总是会时不时的四处张望一下,下意识的寻找名为耳鼠的妖怪,或者是其它的妖怪?

  如此几天,就在他以为这只小妖怪可能已经离开校园而有些遗憾的时候,他又意外的看到了它。

  是在一棵大榕树下,细细碎碎的阳光透过葳蕤的枝叶间轻轻洋洋,洒下一地的斑驳迷离。

  名为耳鼠的妖怪昂首蹲坐,奇异的外形,光影交错间,一派浮光掠影,几乎让人以为是错觉。

  萧骁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深怕又不见了这妖怪的身影。

  踌躇了一会,接着又有些做贼心虚般的左右张望了下,萧骁才终是轻手轻脚的向着树下行去。

  妖怪什么的,要说没有好奇心那是不可能的吧?

  况且这只妖怪看上去小小的,虽然气势蛮唬人的,应该……不是什么凶残厉害的妖怪吧?

  萧骁一边胡乱想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妖怪靠近。

  全神贯注下却忘了掩饰自己的表情,更没注意到其他人投注在他身上的奇怪的眼神。

  毕竟在他人眼里,萧骁一脸谨慎小心的靠近空无一物的树下,难免不让人心生几分荒诞与好笑,还有几分诡异之情。

  有几人不禁驻足观望,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就是一棵普通的大榕树,树下也没什么东西啊,叹一声怪人也就离开了,以为又是一位神经不正常的。

  很多人感慨,这年头,精神病患者真是越来越多了。

  但也没人多事,只是摇摇头就步履匆匆而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妖怪茶话会》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