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逐尘录 > 三二

  毕竟是家国大事,小乙自然也是听说过的!自古以来,君王多为父传子,像这般哥传弟的,确实并不常见!这其中原因,谁都不知,所以也是有不少人猜测,或许是这弟弟做了当年做和事情,把这大权独揽在了自己身上!只不过,不论事实如何,对百姓来说,也都没有任何影响,反正都是赵家人不是?!而且,人家这十多年来,也确实做得不错,平心而论,也是颇有建树,绝对不会比他哥差多少的!

  小乙轻声问来,

  “老宁,这又与沈姐姐有何关系呢?”

  宁大人回道,

  “听人说起,在皇上还未成为皇上之前,身边始终伴着位绝世佳人,而后来,因为权势之争,不得不舍她而去!其中缘由,当然也只有当事人知晓了!那位女子可是奇人,不仅人美,更是有那一身的好武艺!从那之后,便再无这女子的消息!”

  小乙心中已是了然,又道,

  “老宁,你的意思是,沈姐姐便是这位奇女子!事隔多年之后,皇上终于寻到了沈姐姐,然后把她带了回来!”

  宁大人道,

  “你的沈姐姐能够做得了这许多事,当然不可能是普通人!对皇上来说,能够信得过的,怕是没几个,而你的沈姐姐便是其中一位,所以,我自然而然会把她们联系到一处!”

  小乙不住点头,回道,

  “老宁,还别说,或许真是如你所说呢!在大理时,也曾听到过沈姐姐的男人,不过沈姐姐似乎不大愿意提及此事,后来处得久了,也就没人在意此事了!后来,沈氏一族突然消失不见,如今出现在了东京城中,再有她听说毒神之后的种种表现,可不就是你说的那样么!还有,沈姐姐也确实武艺高强,在这江湖之中,也没几个能够比得上她的!”

  宁大人长出一口气,又道,

  “之前我还不大确信,听你这么说啊,十有九成就是她了,所以,她才会如此的上心!”

  小乙也道,

  “是啊,只不过,不知又给了沈姐姐一个怎样的名分!”

  宁大人微微摇头,轻叹一声,说出这一声,道尽悲凉,

  “或许,除了名分,什么都能给吧!”

  小乙突然有些心酸,哎是啊,把自己的一生,全都奉献给了一个男人,可到头来,却又似从来都只是一个人!说到此处,小乙不由得对沈沐阳多了些怜悯!不过,回头一想,她如今也算是要什么有什么,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啊,这般想着,也就释然了!

  二人又行一阵,也能见着小路,这样一来,便要好走了许多!二人仔细辨别方位,确定没有偏离太远,只不过,现在也只能靠着双腿,慢了许多!还好这地方没有太多山,要不可得多费不少气力!直到了下午时分,二人方才到达一处,那里仍有几处临时搭建起的营房,可是,却是连一个人影都见不着!

  二人四处走动,仍是什么都没有,地面被踩过了百遍不止,因此这土质变得极为紧实!再往远处看去,仍有许多飞灰飘荡在空中,久久不愿散去!

  宁大人眯眼看了一阵,说道,

  “应该就是这儿了,不过,人却是不在了!”

  小乙不愿相信,但眼前的一幕告诉他,这一次,恐怕又是白跑了!

  宁大人四处检查了一番,又道,

  “驻扎此处的队伍,应该不下两千人,从这烧火做饭之处,也能估算得出来!再看这马蹄印的大小与深度,以及马屎的形状,应该也都是那不可多得的好马!这样的马儿,又怎么可能配给普通士兵呢?所以,他们的战力必是非凡,也是,这样的队伍,才能成为勤王之师!”

  小乙无奈摇头,回道,

  “我看这里,可不像是刚才撤走的,哎,这马儿跑得多快,咱们又该去哪儿寻呢?!”

  宁大人回道,

  “我似乎明白了你那沈姐姐的处境了!”

  小乙问他,

  “怎么说?!”

  宁大人转过了身,眼望远方,回道,

  “四处求援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手为所欲为,这又是怎样的一种绝望啊!”

  小乙咬了咬牙, 道,

  “沈姐姐自己心里苦啊,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老宁,你说为何连这些队伍都不见了踪影呢?难道真是对方太过厉害,把这所有的援军都给调走了?!”

  宁大人长出一口气,道,

  “这个可难说得很呢!不过,对方既然如此大胆,或许早就有了应对之策!”

  小乙点头,回道,

  “是啊!哎,你说,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宁大人回道,

  “既然寻不到人,倒不如再折返回去,看看能不能再帮上一些忙!”

  小乙回道,

  “嗯,也就只能这样了!咱们连夜往回赶,天亮之前,定能赶到!”

  宁大人道,

  “好,事不宜迟,咱们还是快些走吧!”

  二人费了好大力气方才到达此地,可是,却是连一个人影也未曾见着!匆匆忙忙,又要往回走,实在辛苦!不过,二人既然心甘情愿过来,当然也是不怕这苦累的!只是,这一趟无功而返,实在是让人倍感遗憾!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也只能这样了!

  已然入冬,天黑得极快,二人没走多时,便是伸手不见五指了!也难怪,天上云层聚起,把那星月全都给挡住了!又有风起,吹在脸上,就似刀割那样!这才多久啊,天就变成这个样子,哎,总有人说多事之秋,如今却是多事之冬了!过不多时,天上飘起了飞雪,雪花不大,打到脸上,也是好一会儿方才能够化为水滴!冷,真是太冷了,如此黑夜之中,再也辨别不清方向,所以,二人也只能寻个地方歇息,待天明之后,再接着赶路!一夜之间,或许又会发生许多变故,可是,如今这般情形,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二人刚寻到个能挡些风雪之地,却是突然听到了马蹄声,二人十分警觉,立时隐藏下来!对方越发靠近,二人心中越是起疑!对方人可不少,怕是有个上百人,行动也很迅速,从听到声音到能够看到对方人马,也是没用太长时间!马灯不亮,在这样的黑夜之中,并不能照得太远,策马奔走,几乎也都是极限的速度了!小乙二人暗中躲藏,待那一队人马走后,方才再次现身。

  宁大人轻声说来,

  “看上去好像与咱们遇上的不是一路人马!”

  小乙回他,

  “这些人,却也不像是援军,不过,他们应该也是往东京城方向而去!呵,这多方人马齐聚到东京城中,可是更有意思了!”

  宁大人道,

  “既是如此,那咱们还是莫要再歇息了,加快一些脚步,跟上那马灯,早一些回去,早一份安心!”

  小乙回道,

  “嗯,与我想的一样,就这么办!”

  宁大人轻笑一声,道,

  “咱俩这么长时间未有比试过,不如就比比谁先到达东京城吧!”

  小乙回他,

  “自是乐意奉陪!老宁,你可悠着点,别要闪着你的老腰才是!”

  二人相视一笑,在黑暗之中同时伸出了手来,紧紧握在了一起!二人几乎也是同时迈步,飞奔起来!天空之中,仍旧慢慢洒落着雪花,此时打在脸上,却是倍感舒适!宁大人一点儿也不放松,看来是很想要赢下这一场,小乙虽然没那么多好胜之心,但也不愿输给他,所以,二人奔跑起来,也都用上了全部的力气!

  飞奔许久,二人之间并未拉开太多距离,一人稍有懈怠,另一人便会赶超上来,竟是斗了个半斤对八两!远处的马灯已然不见,二人也只能朝那方探索前行,所以,速度也都慢了下来!二人忽然一齐停下,而后闪到了道旁蹲下!二人心跳极快,亦是很难停得下来,他们都在极力压制自己的呼吸,只因怕被他人瞧见!

  原来,二人是听到了脚步之声,这声音极轻,频率却又极快!二人蹲下藏好之后,没过多久,又是见到了光亮,只不过,这亮光并非灯火发出,却是一小团荧光,绿绿的,能够照得见前方点点距离!

  小乙看清楚了,那是一个人,而且,只有一个人!他一直在跑,跑得可比小乙和宁大人还要快些!呵,看来还真是个高手呢,也不知他这么晚赶路,又是意欲何为!

  宁大人在小乙耳边轻声说来,

  “这人定是不简单,咱们联手将他擒下,审问一番才是!”

  小乙回他,

  “好倒是好,不过咱俩若不用些手段,怕是还擒不下他呢!”

  也是,这人跑得很快,身手也是十分灵活!二人要想追击,怕是很难的,所以,还是想个好办法,比如用根绳子绊他一下!不过,小乙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他缓缓站起了身,欲要往对方而去!宁大人一把揪住他,问道,

  “小乙,你做什么?”

  小乙呵呵直乐,把气喘匀了回他,

  “别急,这人我认识啊!哈哈,真是无处不相逢啊!”

  宁大人很是吃惊,不过他也很快起身,小乙走过这许多地方,朋友自然也不会少,他认得那人,当然也是有可能的!

  对方飞快跑着,忽的一个转向,往另一方向折转了过去,小乙明白,他这是发现了自己了,所以才会改变了行进方向!宁大人听小乙说他认得对方,所以也并未追赶!

  小乙轻声唤了一句,

  “梁多,快些停下,快些停下啊!”

  宁大人没有言语,只是静静听着小乙说话。

  对方本来已经蹿出去好远,可忽又听到了这声音,这又慌慌忙忙停了下来!他手袖子一扯,把那光亮掩住,又才往这方瞧看!小乙见他停下,又往前行出几步,这才又道,

  “梁多,怎么,听不出我是谁么?!”

  对方怔住了,可能也是没能想到,会在这样情形之下遇到熟人!他站定之后,大口喘气,几经思索,方才问出口来,

  “谁,那边是谁?!”

  小乙直往前走,边走边道,

  “哎哟,看来还是把我给忘了!”

  那人似乎听出了些什么,所以也只往后退走两步,而后问来,

  “你,你们到底是谁?啊,小乙,小乙哥,是你,是你?!”

  他认出小乙来了,呵,他们还真是认得呢!他把袖中的光亮取了出来,借着这微弱光芒,也能勉强看得清近处事物!小乙注意到那发光的东西,竟是聚到一起的几十只绿绿的萤火虫!呵,他拿这些小虫来照明,实在是聪明得很呢!

  小乙近到前来,张开了怀抱,大笑说来,

  “好久不见,梁多兄弟!”

  直到此时,哪能再认不出来!这人正是梁多,桂州城外遇到的那个送信的男孩,如今却又是格外的稳重成熟!是啊,这个最爱跑步的男孩,突然出现在这样的夜里,他又所为何事,难道又是在替人送信不成?!

  梁多也看清了小乙,立是咧嘴笑开,问道,

  “小乙哥,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

  梁多脸上红扑扑的,汗水仍是不住往外冒着!

  小乙伸出手,拍拍他胸口,笑道,

  “可是比以前结实许多了哦!”

  梁多看了看宁大人,朝他们点了点头,又才道来,

  “小乙哥,这么晚了,怎会还在这儿呢,难不成是迷路了不成?哦,也对,没有一点儿光亮,确实是很容易迷路的!”

  小乙问他,

  “梁多啊,你这么急急忙忙,又是为了何事呢?!”

  梁多“哎哟”一声大喊,说道,

  “小乙哥,对不住了,我还有要事在身,可是不能陪你们了!咱们东京城见,东京城见!”

  梁多说完这话,拔腿便要走,小乙赶忙抓住,问他,

  “说来听听,什么事这么着急?”

  梁多回道,

  “这个,这个我可不敢随便说呢!”

  小乙又道,

  “你,你也忍心把我二人扔在此处忍饥挨饿么,太不仗义了!”

  梁多很是为难,又道,

  “非是我不愿,只不过,这事太过重大,我可是一点儿也担待不起的!”

  小乙心想,他所要传答的消息,莫非也是与那毒神有关?可是,若真这样,这消息可是够迟的,此时再送达,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小乙道,

  “别去啦,去了怕是就回不来了!”

  梁多很是疑惑,问道,

  “小乙哥,你为何这般讲呢?若是我的消息没能在第一时间带到,那这天下人,可就都要受苦了!”

  梁多这次再了不管不顾,抬腿便跑!小乙刚才稍有放松,亦是让他扯了开去!梁多一跑开,这二人还真是追他不上!小乙又是轻唤一声,

  “是不是有人要篡位夺权嘛!”

  小乙讲出这话,他与宁大人便一齐停了下来,而与此同时,梁多迈开的步子,也是缓缓慢了下来!他终于停下,又三步并作两步,奔至了小乙二人身前!

  梁多问道,

  “小乙哥,你们,你们真的知道这事?!”

  小乙回他,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过慌呢!”

  梁多又问,

  “这事关重大,小乙哥千万不能对外讲哦!”

  小乙笑道,

  “讲不讲,也没什么所谓啦,待到你的消息传达,城中也早就没了皇上了!”

  梁多不很理解,问道,

  “小乙哥,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呢?!”

  小乙这才解释,道,

  “人家可是等不急你的消息,早就开始行动了!这不,头一夜里,太子殿下差点儿死了,这个时候,也不知又是谁倒了血霉!”

  梁多问道,

  “我这,我这可是最新的消息啊,怎会,怎会晚了呢?啊,小乙哥,你刚才说,太子殿下差点儿死了?不会吧,不会吧!”

  小乙拍拍他,认真点下头来,又道,

  “走,咱们边走边讲!”

  小乙拉着梁多走,又接着道,

  “我们正是来救援的,怎知到了地方,却是不见一个人影!哎,没办法,也就只能无功而返了!”

  梁多又道,

  “求援?这京城内外,可是有不少队伍的,怎么,怎么会不见一人影子?!”

  梁多说到此处,小乙更是坚信之前想法,必是有人做了手脚,把队伍全都调离开去,让你无处求援!

  小乙重重点下头来,回他道,

  “已经多番尝试了,始终未见有人!哎,这赵家的天下,多半没了哟!”

  梁多眼珠子里边闪着眼花,呵呵,看来他对这大宋赵氏,还是忠心耿耿的!又听他道,

  “怎么会,怎么会,大人不是讲过,只要我把消息送达,便是立了大功,将来可是有那享受不尽的荣华!”

  小乙笑道,

  “又是什么大人这般说的呢!”

  梁多回道,

  “是,是冯大人,他掌握到了重要证据,证据表明,有人会在这几日发动总攻,直击皇城!冯大人算是我的叔叔,所以对我十分信任,因而才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了我!可是,可是,小乙哥,你却说,我,我来晚了?!”

  小乙重重点下头来,却是由宁大人还回他,

  “梁小哥,此事不假,你这消息,确实是来得太晚了!”

  梁多认真看看他二人,又道,

  “那,那冯大人纠集人马,说是明日一早就能赶到,岂不,岂不也是晚了么?!”

  小乙好不惊喜,问道,

  “什么?明日一早?那,那这冯大人又能召集起多少人来?”

  梁多咽了一口唾沫,回道,

  “怎么说,也能有个好几十人吧!”

  小乙本是满心欢喜,可一听只有几十人,可又不想什么了!

  小乙回道,

  “只有几十人,只怕也是起不到什么用处,还不如不来呢!”

  梁多回道,

  “小乙哥,对方,对方真有这么厉害?!”

  小乙认真点头,回道,

  “你看他,武艺这么强,不也在与对方交手之是挂了彩么!还有啊,太子殿下又是何等人物,他们也能做到说杀就杀,有多厉害,你应该也能够相见得了吧!”

  梁多显然是被吓到,说话也是有些发抖了,

  “那,那可怎么才好呢?!”

  小乙回他,

  “你又没甚武艺,实在帮不上什么忙,所以,还是赶紧跑得远远的,莫要叫对方发现,也能多活几年!”

  小乙这话说得也是有些悲观了,不过,他实在是不愿看到梁多有危险,他既然能跑,那便跑得远远的吧!

  梁多虽然害怕,仍是直摆着头,回道,

  “不,不,我哪也不去,哪也不去!小乙哥,你也莫要再劝,我是不会走的!再说了,舅舅还在城中,我即便要走,也要带着他一齐!”

  小乙咦了一声,问道,

  “你舅舅?黄大人?他也在东京城么?!”

  梁多回道,

  “是啊,你可不知,他可已经来了一年多了呢,我随他一同过来,如今也是替人奔走办事!”

  小乙心道,黄大人可是一方大员,来到东京城,官升一阶,必然也是能够说得上话的!反正现在也没更好的办法,不如先去问问他,看他又有怎样见解!

  小乙又问,

  “你舅舅近年可好?”

  梁多尴尬一笑,回道,

  “好倒是好,就是每日无所事事,整个人都快要疯掉了!”

  小乙问他,

  “哎,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梁多嗯了一口唾沫,而后方才慢慢说来,

  “在桂州城中,舅舅也是那说一不二的主,可自打入了京城,可就没人会在意你了!皇上只是给了个官职,明里看来,确实是升了官了,可这官职,谁都知道,根本没有一点儿用处,也没人会在意你!时间久了,可不就把人的性子给磨灭了么!”

  小乙不住点头,回道,

  “咱们都知道,太祖即是杯酒释兵权,他最是所以有人走了他的老路,拥兵自重,篡了自己的位!所以,这武将越发的不受待见,也是能够理解的!哎,本以为还能仰仗黄大人一番,可谁曾想,他自己也是连自己都处理不了的!”

  梁多轻叹一声,又道,

  “没办法,皇上安排的事,总该要去做的!就像我一样,明明知道这信送与不送已经不重要了,但我既然答应了冯大人,那也必须要把事情做完才行!”

  小乙拍起手来,笑道,

  “好,好果真是不一样了!嗯,梁多兄弟,若是不嫌弃,我们与你一同前往,你看可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逐尘录》的书友还喜欢